谁“玩”石墨烯涂料?

如同江苏金陵一样把石墨烯涂料作为研发方向的涂料企业仍然不少,包括上市公司三棵树涂料股份有限公司、重庆三峡油漆股份有限公司、株洲飞鹿高新材料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及非上市公司信和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等——它们笃信石墨烯涂料市场的爆发,并用低调的行动推动市场向前的步伐。

谁“玩”石墨烯涂料?

6月14日,200桶新型涂料从江苏扬州起运,它们将被运往新疆,用于中石油在新疆的一处油库。

这批新型涂料为石墨烯改性水性防腐涂料,由江苏金陵特种涂料有限公司(简称江苏金陵)研发,在3个月前才正式投产,目前已累计生产20吨,被用于中石油、扬子石化、国家成品油储备局等国家重点单位,“成为了公司抢占市场的新武器”。

石墨烯是近年来大热的新材料,而被赋予“石墨烯涂料”之名的涂料产品也已经算不上什么新鲜产物。近几年它一度有成为行业持续性热点的势头,但终因技术难度大、应用范围有限、民用预期远等原因,外界对它的关注度逐渐降温。

但这并不代表着石墨烯涂料的失败。直到今天,如同江苏金陵一样把石墨烯涂料作为研发方向的涂料企业仍然不少,包括上市公司三棵树涂料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三棵树)、重庆三峡油漆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三峡油漆)、株洲飞鹿高新材料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飞鹿股份),以及非上市公司信和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信和新材)等——它们笃信石墨烯涂料市场的爆发,并用低调的行动推动市场向前的步伐。

当然,摆在眼前的困难依然很多,技术上的难题让石墨烯涂料在当前仍处于探索阶段。这是一条极具未来前景的道路,同样也是一条艰辛的道路。

“首家”之争

石墨烯又叫“黑金”,是一种只有一个原子厚的二维碳膜。2004年,英国曼彻斯特大学教授安德烈·海姆(Andre Geim)和康斯坦丁·诺沃肖洛夫(Kostya Novoselov)从石墨中分离出石墨烯。

石墨烯是一种令人惊讶的材料,被称作“新材料之王”。它是元素碳的同素异形体,虽然和碳具有相同的原子数,但是由于以不同的方式排列,因此具有与之不同的性质——强度高、韧性强、透光率高、重量轻、导电性佳、导热性优等。

这样的新材料让它在涂料领域的运用也极具想象空间。江苏金陵特种涂料有限公司董事长戴海雄介绍道,石墨烯具有独特的结构性质,它的片层结构层层叠加、交错排列,在涂层中可形成“迷宫式”屏蔽结构,能够有效抑制腐蚀介质的浸润、渗透和扩散,提高涂层的物理阻隔性。此外,与常规油性涂料相比,石墨烯涂料以水作为稀释剂,对人体健康无害,符合绿色、环保的要求。

正是这样一种兼具当下涂料产品优势及未来趋势的石墨烯涂料,它的概念一经提出便迅速受到追捧。以江苏金陵为例,其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便引进高校高端人才,全力攻关石墨烯涂料技术。

但江苏金陵并非第一家杀入石墨烯涂料研发领域的企业。事实上,到底是谁拿到这个“第一”,到目前为止仍然充满争议。

资料显示,2017年2月,有地方媒体报道了江苏道蓬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江苏道蓬)当时正在建设的锌烯重防腐涂料一期项目,预计当年4月竣工,5月投产,“项目建成后将形成全球第一款石墨烯涂料”。

然而信和新材则对此回应称,它早在2016年7月便推出了一款结合石墨烯新型纳米材料的防辐射涂料产品。2011年,现担任信和新材总经理的王书传带来了石墨烯技术,“给了信和一个正确答案”。信和新材由此开启产品转型的大幕,但一直秘而不宣。在后来的采访中,信和新材董事长王诗榕才介绍说,公司从2012年就开始做前期的项目准备,2014年正式开始筹建公司,研发石墨烯在涂料等各个领域的应用。

如果从布局的行动上看,三峡油漆在2015年11月通过与四川天晖昌宇新能源科技开发有限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拟以3亿元收购后者所持有的四通矿业10%的股权。

四通矿业拥有四川省南江县尖山石墨矿探矿权,已在四川省国土资源厅备案石墨矿为5035万吨,估值31.52亿元。三峡油漆在协议中表示,公司产品将升级换代,开发具有良好防腐及耐磨等性能的高性能石墨烯涂料产品。它还提到,公司参股四通矿业后,会与国内外科研机构开展石墨烯科研合作。

但三峡油漆的此次收购未能顺利实施,使其进军石墨烯市场的进展受阻。

谁“玩”石墨烯涂料?

实验人员在试验石墨烯涂料的耐火性能。左边没有石墨烯涂层的铝片被烧穿。

参与者群像

不管是谁最早布局,一个不争的事实是,石墨烯涂料已经迅速成为涂料界的“新贵”,吸引着更多的涂料企业的加入这一行列,其中不乏多家现已登录资本市场的公司。

有报道指出,三棵树也早在2017年便对石墨烯涂料项目进行了布局——当年,由三棵树和中国科学院福建物质结构研究所联合承担的“高性能石墨烯水性防腐涂料研发”项目被纳入2018年福建省技术创新重点项目。

而飞鹿股份同样在2018年7月23日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表示,公司正处在对核电涂料、石墨烯涂料的调研过程中;公司目前的技术储备和管理能力完全有能力开发出核电涂料、石墨烯涂料;一旦确定可行性之后,相关工作可以迅速推进。

三峡油漆在收购四通矿业股权受阻之后,于2017年和2018年,分两次以自有资金认缴江苏道蓬新增注册资本263.16万元,从而持有后者5%股权。2017年11月,三峡油漆还与四川彭山经济开发区管委会签署投资协议书,拟在彭山建设石墨烯涂料生产线项目,项目内容为年产3万吨石墨烯涂料、水性工业涂料,计划总投资2亿元。

这展示出三峡油漆对于石墨烯涂料的高度重视,它表示,石墨作为国家可持续发展“新常态”的重要战略新材料,特别是石墨烯的问世,或为公司产业创新升级带来新的机遇。

2018年底,三峡油漆又与湖南铭鹄科技有限公司、湖南德希利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达成合作,三者共同出资设立湖南盛邦新材料有限责任公司,用来制造、销售水性工业及水性石墨烯涂料,并投建新项目。项目总体规划生产规模为1.5万吨/年环保节能型涂料,其中水性石墨烯涂料2000吨/年。

三棵树在2019年初也在石墨烯涂料方向有了新动向,其拟投资新建功能化石墨烯绿色环保涂料产业化项目。该项目总投资3000万元,设计年产能5000吨,计划2019年开工建设,2020年建成投产。

而“默默”推动石墨烯涂料产品研发生产的信和新材最近也更多地推销自己在石墨烯涂料领域的“领先形象”。

据王诗榕介绍,公司通过与中科院海洋研究所、中国工程院院士侯保荣合作,使石墨烯涂料产品不断升级,甚至开始参与国际竞争。“上至核电、军工、工程机械涂料,下至建筑、轻工、家电涂料,我们都能提供最优质的整体解决方案。”

王诗榕表示,除了在防腐蚀、防辐射涂料、防火涂料的运用上,公司在核电涂料、发热涂料上也都运用了石墨烯:“在这一步成功之后,公司再延伸一步,把石墨烯应用到地热材料上,这一步也是在我们能够掌控的范围内。”

谁“玩”石墨烯涂料?

2017年9月,中国涂料工业协会与中国石墨烯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达成战略合作

“寂寞”的前景

尽管前景看好,但石墨烯涂料这条道路,现在看来依然略显“寂寞”。

截至目前,如同江苏金陵发往新疆的200桶新型涂料那样,石墨烯涂料的主要使用领域,还仅限于工业领域——这是一个略显“高冷”的领域,普通人很难通过外观辨识它到底使用了传统的油漆还是穿上了石墨烯涂料的外衣。

尽管信和新材表示它已经能在民用领域提供“最优质”地石墨烯涂料整体解决方案,但至少在目前看来,石墨烯涂料在民用领域的应用显然乏善可陈。

在前面所提到的希望在未来石墨烯涂料市场分一杯羹的众多涂料企业中,飞鹿股份的表现可能是最“迟疑”的那一家。至今为止,飞鹿股份未曾通过任何正式文件提及他对于石墨烯涂料的相关动作,仅有的几次谈及这个话题,都出现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

在2018年7月首次谈到正在调研核电涂料、石墨烯涂料之后,2019年4月飞鹿股份在互动平台上再被问及石墨烯涂料和军工业务进展时,甚至不再正面回答石墨烯涂料的问题:“公司目前正在对军工业务市场进行深入调研。感谢您的关注!”

相比起飞鹿股份对石墨烯涂料模糊的表态,三峡油漆依然在一如既往推动这一工作的落实。据《涂料经》记者的统计,三峡油漆在其2018年年度财务报告中一共有10次提及石墨烯或者石墨烯涂料。

其中,三峡油漆表示,2018年其石墨烯涂料和水性隧道防护涂料已经通过市级新产品鉴定,其中水性隧道防护涂料已经在重庆绕城高速公路隧道翻新项目上使用(但未提及石墨烯涂料的应用)。它还指出,在研发投入方面,2018年着眼于关键核心技术创新能力的提升,开展科技前沿新材料如石墨烯在涂料中应用的研究,并取得阶段性成果,保障企业以后的可持续发展。

“2019年公司将继续聚焦油漆涂料业务,加快水性醇酸工业涂料和石墨烯涂料等为代表的新产品全面推向市场的工作。”目前,三峡油漆位于四川和湖南的两个涉及石墨烯涂料的投资建设项目仍在推进之中。

谁“玩”石墨烯涂料?

到目前为止,石墨烯涂料的应用限于工业防腐、军用等领域,在民用领域的应用乏善可陈

而早早布局石墨烯涂料的信和新材,也遇到了产能瓶颈。王书传表示,信和决定从2019年开始,在福建泉惠石化工业区新建一期500吨/年石墨烯粉体及规模化石墨烯衍生产品、10万吨/年涂料及7万吨石墨烯改性树脂和塑料母粒项目,以此满足石墨烯产品从试验走向应用,走向规模化生产的需求。

至此我们不难发现,尚未等到市场的全面爆发,当前的石墨烯涂料研发生产企业已经陷入了供需矛盾。这一方面显示出石墨烯涂料市场蓬勃发展的需求,另一方面也表明这是一个高门槛的产业领域,需要大规模、长时间的投入,而回报周期要比传统涂料产品要长得多。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飞鹿股份以及更多的传统涂料企业对于石墨烯涂料领域所采取的一种观望态度。一直以来,涂料企业已经习惯了追逐热点,表现出对于热门产品领域一拥而上的市场争夺方式——但这一次面对石墨烯涂料这个热点,大部分涂料企业们一反常态,冷静处之。

石墨烯涂料市场到底何时真正爆发?如今的“玩家”,以及将来加入的“玩家”,又有谁会成为最后的“赢家”?现在无人能够回答。

本文来自涂料经,本文观点不代表石墨烯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