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北集团新旧动能比翼齐飞

除此之外,凭借在国内独有的以多条循环经济产业链为主要特征的鲁北生态工业模式,鲁北集团还顺利地对接石墨烯等新兴产业,组成了技术创新纵向延伸、循环经济横向联接的产业集群。

日前,中国化工报记者随着多家化工企业和固废处理企业代表,走进山东鲁北企业集团总公司,参观该公司新旧动能转换的关键项目——锂电池新材料项目。

“项目最为关键的一点就是依托公司独创的磷复肥—硫酸—水泥循环经济产业链,以副产硫酸,同时结合钛白粉清洁生产产业链的副产物硫酸亚铁,生产磷酸铁,将原有的循环经济产业链延伸为磷复肥—硫酸—水泥及锂电池材料联产的新产业链,实现了传统产业和化工新材料产业新旧动能的无缝对接。”鲁北集团董事长吕天宝告诉记者。

上马磷酸铁锂

在传统大宗化工产品普遍产能过剩的当下,以复合肥、磷铵等为主导产品的鲁北集团,也不可避免地遭遇发展瓶颈。

“现在都在讲‘腾笼换鸟’。你把笼子腾出来了,也得找个好鸟才行。引不来好鸟不是白干了吗?”虽是调侃,但吕天宝心里确实在反复思考这个问题。最终,他认为,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实现新旧动能转换,最终还得立足实际,立足于原有产业。

经过多次论证,锂电池的原料——磷酸锂、磷酸铁和磷酸铁锂项目进入了吕天宝的视野。

“其实磷酸铁锂这个产品国内做得挺多的,但都是小厂在生产,年产能大多在1000~2000吨。如果我们早点上这个项目,肯定能赚个盆满钵满。但是我们很谨慎,反复论证了两年,并且找了合作伙伴,就是为了能一举成功。现在我们的新项目马上就要投产了,包括年产2万吨碳酸锂项目和3万吨磷酸铁锂项目,投产后产能均居全国前列。”吕天宝说。

据了解,鲁北集团还将与锦江集团、宁德时代、万向控股、四川大学和中南大学等合作,成立中国鲁北国际锂电材料科学研究院, 目标是建成全国规模最大的锂电池新材料产业基地。

废物吃干榨净

鲁北集团磷复肥—硫酸—水泥及锂电池材料联产产业链的主要特征是,用鲁北自己生产磷复肥排放的磷石膏、电厂排放的脱硫石膏、硫酸法钛白粉产生的钛石膏、盐场排出的盐石膏分解水泥熟料和二氧化硫窑气、水泥熟料与锅炉排出的煤灰渣配制水泥,二氧化硫窑气制硫酸,硫酸返回生产磷复肥和钛白粉。钛白废酸、烷基化废酸资源化处理在该装置成功藕合,以硫酸为原料开发建设碳酸锂,以磷酸和钛白粉产生的硫酸亚铁废渣为原料生产磷酸铁及磷酸铁锂电池正极新材料。

“生产锂电池负极材料——磷酸铁锂,别的企业是用磷酸、硫酸再加上铁粉来做,原料采购投入大,成本也很高。我们用生产钛白粉副产的硫酸亚铁作为磷酸铁锂的原料,不仅成本低,而且延伸了原有产业链。用工业废物来做磷酸铁锂,使原来的废物得到综合利用,并被吃干榨净,最为重要的是与原有的循环经济产业链都结合起来了。”吕天宝说,项目建成后,鲁北集团将成为国内最大的磷酸铁锂生产基地。

此外,他们又开发了钛酸锂,该产品可同时做锂电池的正负极材料。目前,鲁北集团已与国内多家大型锂电池企业签订了供货协议。

组成产业集群

除此之外,凭借在国内独有的以多条循环经济产业链为主要特征的鲁北生态工业模式,鲁北集团还顺利地对接石墨烯等新兴产业,组成了技术创新纵向延伸、循环经济横向联接的产业集群。

据记者了解,在鲁北集团新规划的几大板块中,除锂电池新材料板块外,高端钛产业板块将在年产25万吨金红石型钛白粉清洁生产高效运行的基础上,分两期建设年产42万吨氯化法钛白粉装置,年总产能达到67万吨,同时建设年产能20万吨海绵钛、10万吨钛合金项目,形成全产业链开发;石墨烯新材料板块将跟踪新材料发展方向,建设石墨烯生产线,作为锂电池正负极涂层基料,实现锂离子电池的快充快放;氟化工新材料板块将从磷化工中提取氢氟酸,发展氟树脂、氟塑料等含氟高分子新材料。

在吕天宝看来,新旧动能转换就是新老动能的比翼齐飞。针对原有动能,鲁北集团一直在努力实现装置的节能减排。在节能上,该公司将磷酸萃取由原二水法改为二水—半水法工艺,副产石膏由原来的二水基转化成半水基,石膏烘干采用了新型气流干燥机,淘汰了笨重的圆筒烘干机,降低石膏烘干能耗40%;水泥余热和硫酸反应热进行回收;应用新型节能变频技术,淘汰高能耗机电产品;采用海水冷却、海水淡化后浓缩温排水送鲁北盐场提溴、制盐,缩短了制卤时间,提高了原盐、溴素产量。

在减排方面,他们加强了环保设施建设,完善除尘、脱硫、脱硝设施,配套酸性废气治理设备,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烟尘、粉尘、酸性废气均实现达标排放。

本文来自中国化工报,本文观点不代表石墨烯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