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石墨烯网首页
  2. 产业新闻

圣泉集团董事长唐一林讲述与石墨烯的渊源

直到取得这些成绩,唐一林才展露出微笑。他曾说过一句话:“不被嘲笑的梦想,没有去实现的价值。”那个曾被无数人嘲笑的梦想———用玉米芯提取“新材料之王”石墨烯,终于实现。

敢于想象才能成就大事——圣泉集团董事长唐一林讲述与石墨烯的渊源

2017年,无疑是济南圣泉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圣泉集团”)最火的一年,站在石墨烯的风口,引来了不少关注,很多纺织领域的从业者认识了这个企业,千方百计找到他们希望开展合作。

虽然圣泉集团董事长唐一林说圣泉是纺织行业的一枚新兵,但这个新兵在行业里成长的速度之快却让老兵都刮目。它是如何火起来的?我想任何成功都不是一蹴而就的,背后的艰辛和磨难,只有亲眼见到掌舵人,亲耳听他讲述,才能了解。

科技迷把不能变可能

10月11日,由工信部发函支持,济南圣泉集团牵头,联合产业链上相关单位筹建的中国石墨烯改性纤维及应用开发产业发展联盟在上海成立;9月6日,中国化学工业协会团体标准发布,由圣泉集团牵头制定的《石墨烯改性涤纶短纤维》、《石墨烯改性粘胶短纤维》、《石墨烯改性腈纶短纤维和丝束》等多项标准位列其中。

直到取得这些成绩,唐一林才展露出微笑。他曾说过一句话:“不被嘲笑的梦想,没有去实现的价值。”那个曾被无数人嘲笑的梦想———用玉米芯提取“新材料之王”石墨烯,终于实现。

当记者问起很多关于石墨烯的具体问题时,唐一林并没有急于让专家和研究人员来解释,而是自己一点一点从理论到实践,从技术到应用阐释明白。对此,公司专家都笑着说:“他是个科技迷,什么事情都要搞得清清楚楚。”今年63岁的唐一林不光爱搞清楚问题,还喜欢钻研和想象,这也是圣泉集团将生物质石墨烯从不可能变成现实的根基。

石墨烯,大家都知道是从石墨中剥离的新材料。而圣泉的石墨烯是以玉米芯纤维素为原料,通过热裂解法制备而成。怎么想出从玉米芯中提取石墨烯?

这要从圣泉的主营业务说起。圣泉集团的前身是刁镇糠醛厂,一直以来,企业生产的产品主要原材料就是玉米芯。他们将玉米芯中的半纤维素、木质素、纤维素分级利用,形成多条产业链。比如,半纤维素用来生产木糖、L-阿拉伯糖等,木质素用来生产染料分散剂、沥青乳化剂等,而只有纤维素部分一直没有得到理想的开发和应用。

这个谜题引起了唐一林的兴趣,他一直在琢磨,这块“废弃物”到底能做什么?

在一次与中科院宁波所专家的交流中,唐一林得知一位在华博士留学生研究发现,树叶燃烧后可提取石墨烯,这让他不禁想到那么玉米秸秆呢?

说干就干,唐一林带着员工用闲置的为给“神八”制造保温材料而购置的高性能工业炉来做实验,的确如设想的那样可提炼出石墨烯。然而,令人沮丧的是,经过1年的实验,生产出来的石墨烯含量不到1%,并不适合工业化生产。

正在这时,事情有了转机,一个偶然的机会,唐一林了解到黑龙江大学已经在实验室成功地用椰壳纤维素制备出石墨烯。于是,他立即与黑龙江大学取得联系,达成合作,进一步联合开发生物质石墨烯制备工艺。

随后的2个月,圣泉集团就完成了从小试到中试。2014年8月,唐一林在生物质石墨烯新技术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以“基团配位组装法”工艺原理制备生物质石墨烯研发成功。2015年,全球首条100吨/年生物质石墨烯工业化生产线在圣泉集团投产。至此,圣泉集团已实现植物秸秆全组分100%利用,1吨植物秸秆可生产出1吨高附加值产品。

有人认为,唐一林是幸运的,每次遇到难关都恰有贵人相助。与其说是幸运,不如说是因为他爱琢磨、爱钻研、时刻思考如何创新,锻炼出了一双慧眼,能看到机会、快速判断前景。

创新者永远不畏失败

当然,也不是每次尝试都会如此成功。那句“不被嘲笑的梦想,没有去实现的价值”,就是唐一林历经多次失败与嘲笑,却始终不放弃创新的最好写照。

圣泉集团在与石墨烯结缘之前,已经久负盛名,该企业是亚洲最大的酚醛树脂生产基地。其用酚醛树脂深加工生产的酚醛空心微球成功应用到“神舟”八号、“神舟”九号等系列飞船上,作飞船返回舱外层保温原材料。

而在此前,酚醛树脂的这条生产线本是用于生产草酸。“上项目的时候,草酸卖得很好,但还没等生产出来,草酸的价格已经一落千丈,转眼成了无人问津的东西,生产线也不得不闲置下来。”

而另一次惨痛的教训是,2012年,圣泉集团投入5亿多元建设非粮燃料乙醇项目,然而等建成投产,相关政策及市场却变了,项目只能终止。“那会儿,真是吃不下,睡不好。”讲到这时,曾有那么一刻觉得他眼神里有些许黯然。然而,失败从不曾将唐一林打倒,当再次讲到创新时,他的眼神里又透出光彩。

对于这次失败,唐一林没有处罚任何相关人士。问他为何有这样的胸襟?他说道:“如果没有对失败的包容,敢于承担失败的必要成本,今后谁还敢创新?”他要让员工知道,只要不是因为主观失职,而是因为创新给公司造成损失,成本由公司买单,“所有人都有创新的意识,企业才会有出路。”

“敢想、好学”一直是圣泉集团的企业文化,“无论企业口号怎么变,这四个字从没变过。”唐一林说,他第一次意识到企业文化的重要性,是在上世纪90年代,第一次出国去日本考察,就观察到无论走访到哪家企业,他们都十分重视企业文化。回来后,他就提出了圣泉集团自己的企业文化。“企业文化不是为了约束员工,而是帮助员工和企业树立一致的价值观及共同的目标,圣泉人一定要敢想敢干、勤奋好学,只有这样才能推动创新发展。”

成业者懂得有容乃大

除了企业不断强大,作为全国人大代表,唐一林心中还有另外两个大目标:促进行业绿色发展、改善民生。

去年,唐一林曾带着石墨烯内暖服装上两会,并在现场向李克强总理汇报了石墨烯的开发与应用情况。他表示,生物质石墨烯新材料来源于玉米芯秸秆,制造过程绿色、环保,且解决了植物秸秆焚烧造成的环境污染的问题。

为什么首选将石墨烯与纺织服装领域结合?唐一林这样说道:“中国最缺少的就是颠覆性技术,技术是为人服务的,我们最希望实现的就是把石墨烯应用到和每个老百姓都息息相关的领域中来。”他希望技术能服务于民生,而纺织服装正符合这一期望,行业最为传统,百姓需求大,对传统产品的颠覆也最为渴望。

圣泉集团在纤维上进行了积极探索,开发了生物质石墨烯改性纤维等材料,并进一步进行下游面料、服饰开发。“石墨烯应用到服饰上后,服饰有了很多新性能,如远红外、持久抑菌、防紫外、抗静电、吸湿透气等特性。比如我们用生物质石墨烯改性纤维生产的针织袜,具有很好的抑菌作用,已经获得中国保健协会保健功能纺织品达标证书。”唐一林表示,有一次中国工程院院士姚穆讲述起,1998年参加抗洪抢险的解放军战士出现脚部糜烂等问题十分触动他。“我希望我们研发的产品能为他们做点什么,希望我们的事业能成为惠民利国的大健康事业。”

本着这样的想法,再加上工信部的支持,圣泉集团牵头筹建中国石墨烯改性纤维及应用开发产业发展联盟,就是希望联合更多产业链上的相关企业,协同努力攻破难关,尽快将石墨烯改性纤维及应用做大做强。“做联盟,最重要的是心态开放,这样才能会聚产业链的资源优势,加快创新研发和应用推广,尽快打造出我国石墨烯改性纤维的全球高地。这个产业太大了,一家企业根本做不过来,而一旦上下游融合、跨界融合,就或将对国家和人们的生活方式产生巨大变革。”唐一林这样说道。(记者陈楠)

本文来自生意场,本文观点不代表石墨烯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