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忠范院士:详谈石墨烯产业现状存在的问题及发展前景

“2016中国国际石墨烯产业发展论坛暨中关村石墨烯产业联盟成立大会”在北京丰台隆重召开。联盟理事长、中科院院士刘忠范在成立大会上做了题为《石墨烯产业科学发展之路》的专题报告,阐述了刘院士对于当前国内石墨烯产业的现状、存在问题、发展前景等重要问题的见解。

大.jpg

“2016中国国际石墨烯产业发展论坛暨中关村石墨烯产业联盟成立大会”在北京丰台隆重召开。联盟理事长、中科院院士刘忠范在成立大会上做了题为《石墨烯产业科学发展之路》的专题报告,阐述了刘院士对于当前国内石墨烯产业的现状、存在问题、发展前景等重要问题的见解。

从“黑金”石墨到“黑钻”石墨烯

在座的各位对石墨烯都很感兴趣,大部分都是专家,我想石墨烯是个什么东西,大家应该是比较清楚,我不说也好,从学术层面,学术界也好,它是一种碳材料。石墨烯是纯碳、全碳材料,很时髦。

大家对石墨烯的关注是最近这十多年的事情,石墨大家都非常熟悉,它是一种层状的碳材料,每一层都是石墨烯,当然前提要把它揭下来,那么可不可以这么做呢?可以这么去做,第一个把它揭下来,其实也不能说是第一个,最早揭下来,被别人承认的,这两个人拿了诺贝尔奖。

1.jpg

大家知道石墨一般叫黑金,如果石墨能叫黑金的话,石墨烯应该叫黑钻,它比石墨要贵。石墨烯号称新材料之王,它是最薄、最轻的材料,一两层结构,非常非常轻。也是最强、最坚硬的材料。大家可能不太理解,说石墨这东西很软,到了一层之后实际上它比金刚石还硬,强度号称是钢的200倍这个样子。导电性特别好,非常好,有一种参数,电子在里边跑的速度可以是光速的1/300,非常好,另外是最好的导电材料。早年一说导热材料,导热好的时候说的是金刚石2000左右,铜是400,单位我们不说了,那石墨烯理论上可以到5300,比它高得多。另外还有柔性,透明的,非常的稳定。

2.jpg

其实还有一个最近大家关注的比较多的在学术界,这层膜,只能透过质子,轻离子,最小的最小的这个东西,其他透不过。所以原理上呢,它可以做最薄的质子交换膜这么一个东西。

3.jpg

所以你可以想象,集这么多好的性质于一身,自然它是超级材料,它有很广阔的应用前景,我的指示就随便列在这,也没有去更新,有各种各样的可能性,触摸屏,透明的,导电,可以像ITO那样可以做触摸屏,可以做柔性的电子器件,光学相关的,国内做的比较多的像锂离子电池的导电添加剂等非常多。机械性能特别好,又轻,所以说可以做防弹衣,做防弹装甲相关的,在生物领域、生物医学领域有诸多可能的用途,时间关系不详细讲。

中国石墨烯产业现状

石墨烯在中国应该说家喻户晓,我经常到哪去经常被问倒,回家去的老乡都说,石墨烯是个什么东西,据说这玩意特别好等等,我就给他们解释一番。

其实上午的嘉宾也讲了,于总也讲了,中国拥有最庞大的石墨烯研发的队伍,我们论文的数量,我没有更新,这张图从2011年开始发表论文的总数已经排第一了,2016年的现在,这个差会越来越大,是这个样子。

专利的总数,我一直想要更新,这里写的46%,于总那个报告68%。不管怎么说,一多半的石墨烯专利都是中国人申请的。但是的确是,我也有同感,我们这个专利很多,可能是冒牌的,可能很多专利未必能起到保护作用,我觉得这一点真是值得我们重视的,我们可以有一大堆专利,最后你形成不了保护作用,至少我所有将近30个专利石墨烯的,但是我知道有很多东西起不到什么保护作用,因为学校在鼓励申请专利,那很多教授拥有了这些专利,他未必真正能够跟实际相关,所以这一点应该引起我们的重视。不能简单的说,我们的专利最多,将来的知识产权都在我们手里,我高度担心这件事情,也请各位重视注意这一点。

我经常在更新我这张图,我叫它轰轰烈烈的石墨烯产业园建设运动,这里有20个地方我都跑过,我不是很认同我们现在的做法,到处建产业园,到处建石墨烯产业园这件事情。我没有把北京写到这里来,后面我会讲为什么是这样子,产业园这件事情很重要,但是这种做法会让我想起来网上查到的这张图,这是河北省徐水县在“大跃进”时代修建的土高炉,让我想起来58年大跃进时期的大炼钢铁运动。说老实话,我不是消极,但是我们应该警惕现在这种运动式的做石墨烯的做法,这会是有问题的。

4.jpg

石墨烯是不是高炉,石墨烯怎么炼出来的呢?我也经常愿意开玩笑的说,我说石墨烯有两种石墨烯,一个是男石墨烯,一个是女石墨烯,我觉得我这个发明挺好,至少很多人都记住了,说你做的是男石墨烯还是女石墨烯,但是大家千万别当真,不能真正在定义分类上定义成男石墨烯、女石墨烯,这是开玩笑的。男石墨烯就是粉体,你看它可能跟活性炭差不多的这种东西,那是粉体石墨烯,有很多种做法,于总在专利分析里面已经讲了很多,还有一种薄膜石墨烯,用化学气相沉积在炉子里烧出来的石墨烯,其实这两类石墨烯它的做法不一样,它的性质差别也非常大,用途也完全不一样。当我们说石墨烯的时候,其实这男石墨烯和女石墨烯都非常重要。

从批量制备的角度讲,粉体石墨烯一般比较简单,想象一下就是从石墨本体出发,把它剥下来,因为一层一层通常是比较弱的,想办法通过化学过程的处理,把它一层层剥下来。相对而言它的质量是比较差,就是里面不仅仅是碳,还有很可能超过10%的氢、氧类的东西,当然成本也相对低一点,这是一个最新的会明院士提的说法,全国的产能差不多7千吨,但实际的产量也就百八十吨左右,尽管我们产能很高数千吨。那决定于后续的开发,如果生产这么多,没地方去卖,自然你没法往前推进,这也是一个问题

5.jpg

薄膜石墨烯刚才说了化学气相沉积,这个问题稍稍复杂一点,在炉子里烧出来的东西一般需要催化剂,现在用的最多的是铜箔,在铜箔表面催化生长,像甲烷。在上面累积了之后,一层一层上面长出来这个东西,铜箔表面通常长出的是一层比较标准的石墨烯。相对而言质量比较高,上千度的温度,成本当然也比较高,我们国家现在有数家公司,应该有三家左右在做批量的制备,规模可以到年产百万平米这个样子。我可以这么讲,在石墨烯的制备方面,不论从粉体石墨烯,还是从薄膜石墨烯,我们国家的这个规模应该说量级,全世界几乎是最大的一个这么一个量级。

中国石墨烯新材料研发存在问题与挑战

我也愿意总结一下中国的石墨烯新材料研发的一些问题与挑战,未必全面,仅供大家参考。首先我们是的确拥有最庞大的石墨烯的研发队伍,但是从某种意义上说还是相对来讲非常分散,小作坊式这种无序发展应该说是我们的特点。产业园区的建设,我刚才已经表达了我的意见,我觉得盲目冒进,简单重复比较多,另外很难说这个地方跟那个地方差别是啥。尤其有石墨矿,旁边有石墨就要做石墨烯,做产业园,我认为这两个应该说不完全是一回事。

相对而言,我觉得我们比较急功近利,这个倾向应该说很严重。其实我觉得我们做产业研发,做新材料、新技术的产业研发,不仅仅是石墨烯,都有这种倾向。只重视低端产出,轻视对未来石墨烯产业核心技术的关注。我们表面上看,这个国外我的朋友做石墨烯相关的,做纳米相关的人都比较熟悉,他们经常说,中国政府投了这么多钱做石墨烯,这行吗?我就告诉他们,我说其实真不是这样子,我们是雷声大,雨点稀,真正认真算投入的话我们投入真不多,而且有那么多人在做,除到每个人头上真没多少。

我一直最近在讲,我说我们其实石墨烯的研究,石墨烯产业的研发缺少国家意志,缺少政府补贴,尽管我们工信部牵头在做布局的布局,但实际上实质性的落实和推进,相对而言我觉得还是比较慢,这是我的一个看法。

石墨烯材料,当我们说石墨烯的时候,其实总有你说的是理想的石墨烯还是现实的石墨烯这种问题。我经常讲,理想的石墨烯是画出来的,是一个完美的单晶结构,是一张像纸一样的薄东西。但实际的石墨烯是一件破衣服,这破衣服的每一块可以是一个单晶,两块之间连起来,所谓的叫边界这个东西,你可以想象石墨烯可以很结实,但一拉的时候,从那个边界就可以拽开。还有我特意选了这么一张图,你看上面的,如果大家注意的话上面有个点,很脏,其实石墨烯的表面很脏,我一直最近在宣布这件事情,我明年会集中讲这件事情,石墨烯的表面非常脏,真是非常脏,很多人其实是视而不见或者根本没注意这个事。它不仅有缺陷,有各种脏东西,这件事情其实非常大。所以实际观测到的石墨烯性质远差于理想情况,我经常愿意说的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当你忽悠石墨烯的时候是理想情况,但实际拿到的时候并不是这个样子。

6.jpg

石墨烯这个产业现在究竟属于什么状况呢?这个我真是认真地仔细琢磨过,我的看法未必是对的。根据Gartner技术成熟度曲线,我们来去贴石墨烯,究竟属于哪个阶段,我们知道2004年,基本上这个热从2004年那篇文章开始,2010年拿了诺贝尔奖,到现在为止也就12年的时间,也仅仅12年的时间。那我们石墨烯现在究竟处于技术发展的哪个阶段呢?我个人认为是这个阶段,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对石墨烯的期望有点像大力丸,有点像万金油,期望非常的高。我告诉大家,很多做基础研究的人现在已经退出石墨烯了,因为里面能挖的东西不多了。

那么这些人在最初阶段推动石墨烯这个行当来说,付出了汗马功劳,但是慢慢就淡起来的,因此真正的技术没那么简单,需要国家意志,需要我们的企业有远见,不论是国家、个人还是企业需要不懈的坚持非常重要。我们现在很多人误解,说这个石墨烯可能是在这个位置感觉,其实是在这个位置,还远。那恰恰我们需要联盟,需要国家意志,需要企业去推动这件事情,在这一点上非常的重要。

我尤其愿意说的是,石墨烯是个实体的产业,并不是互联网,不是简单的一忽悠就上去能赚很多钱,这点我认为同在座的各位要注意这件事情。我一般认为,未来的石墨烯产业,我不怀疑,我也相信它会是一块非常大的蛋糕,但这块蛋糕我们能切到多少,那取决于现在的关注什么,我们做石墨烯的人非常多,我们有几百家的石墨烯做产品去卖去,但未来的石墨烯是不是真的有我们的事?说实话大家还真不要那么乐观,我真是这么认为,因为石墨烯它只是一个新材料的一种,一种比较特殊的新材料,我们在别的方面到现在为止,给我们的信心并不足,很多东西我们最初关注的非常多,到最后都是不了了之,在这点上希望大家要注意这件事情。

7.jpg

我觉得我们不仅仅要关注今天的产品拿出去卖,我们更要关注引领未来的核心技术,因为只有真正的一些核心技术你掌握了之后,石墨烯产业的未来你才有可能参与推动,这点非常地重要。你看我们现在在关注的东西,我没有任何贬低我们现在市场的意思,我只想说我们现在关注的东西还都是比较低端的东西,不论是“内裤”也好“外裤”也好等等,我没有任何贬低这些产品的意思,这些也非常重要,因为它至少会吸引大家的注意力,至少会吸引政府的投资,这些非常重要,但是不仅仅做这些东西。

8.jpg

那样我们要关心什么呢,下面我谈一点自己的看法,我最近一直愿意说制备决定未来。在这里,我跟大家说一下碳纤维,我是很认真地研究了一下碳纤维的发展历史,我觉得非常有启发,但是在座的各位对碳纤维都有所耳闻,有所了解,那是一个比现在成熟的行当,我觉得会很有启发对我们未来的石墨烯产业。碳纤维1961年是日本人叫进藤昭男发明了聚丙烯腈基的碳纤维,到1971年日本的东立公司才率先实现了量产,而且这个量产每个月一吨,一年十几吨的样子,1961年到1971年,那个时候产品,他们率先定标,做标号,T300,M40等等,在那之后,1971年一路到现在的话,45年的时间,走了T800、T1000,还往前在走。早年的碳纤维做什么呢,做钓鱼干、做自行车,现在的碳纤维可以做飞机,尤其是东立公司碳纤维的研发,的的确确值得我们思考,这是一个半个世纪的坚持,我这个也了解了一下,他们71年开始做量产,据说是花了1400亿,1400亿将近100亿人民币做前期的研发,一直在亏损。我还真没想到,实际上他们在2003年接到波音787公司的定单之后,才真正的扭亏为盈,而且这个行业才真正的带动起来,在那之前投了100亿人民币这么一个样子。

所以你可以想像,40多年将近半个世纪去做碳纤维,那么我们现在只有12年的时间,我们立刻想用它去赚多少钱,这种想法太天真,我肯定这么认为。所以在这里我最近也特别愿意说,我们要提倡工匠精神,后面我还会讲,不能搞群众运动。

我们来看看这个碳纤维的市场,从08年左右,那个时候是多少万吨?4.5万吨,现在的话是几十倍,将近30万吨。那么在这里,而且它应用的领域越来越广,行当越来越多,你会看到在这个里面,东立公司占了34%,日本的三大公司占了将近70%,然后其他几个加到一起不到30%。在这里你看不到中国的影子,但是中国有多少做碳纤维的呢?看到没有,有30多家在做碳纤维,生产T300、T700等等。我说什么意思呢,我们尽管有一大堆人在做,实际上在国际市场上我们占的份额忽略不计的,高端的我们做不出来。

我讲了半天碳纤维,我只想说石墨烯干什么?其实石墨烯跟碳纤维真是很像,尤其未来的发展路径,我相信会有非常相似的借鉴的价值,需要我们去思考,我们不能简单的说怎么样子。如果说不是东立坚持的话,这个碳纤维能不能发展成一个现在大的行当很难说。

所以我们说石墨烯很有前途,但是真正需要某一个企业,某一个组织,它站出来去坚持,最后真把这个行当做起来,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也难说石墨烯一定有未来,在这一点其实非常重要。

从材料制备的角度讲,我觉得有几点很重要,最近愿意提标号石墨烯,我认为这是石墨烯材料发展的必经之路。什么概念呢?我们现在大家在做无论是男石墨烯还是女石墨烯,都号称是石墨烯,我是单晶多少多少。我相信未来的时候,一定有特定像碳纤维那个样子,T300、T800、T1000这种东西出来,有一个明确的东西,谁能占住这个先机我认为非常重要。标号石墨烯这件事情我认为将来必定是石墨烯材料制备的一个标准,将来谁能做出来,谁能够被别人承认,这点非常重要。

举这个薄膜的例子,在过去六七年来,2009年开始,那个时候我说那件破衣服只是微米级的,现在已经能做到厘米级,最多可以做到英寸级,两英寸,1.5英寸这个样子。那么这个显然会一部分一种程度的代表了它这个性能,如果将来你能做这么大一块单晶,全是石墨烯单晶的话,肯定它的性能完全不一样,这些需要做制备的人下工夫,老实讲这个还远,真没那么容易,我们可以年产百万平米,但它的性能,里面的情况,做的人大家非常清楚。北京大学在这一点上我们一直非常希望做到这一点,我有一个非常大的团队做标号石墨烯,这是我们设计的第二代的炉子,挺漂亮这个炉子。那我们现在能做到什么样子呢,产能是一台炉子可以连续不停地转的话,每天10个小时,年产2万平米的样子。这里面差不多可以达到毫米级,但实际上也很难,你说做厘米级的根本做不到,等等。

在制备方面,我是觉得,尤其像男石墨烯,粉体石墨烯的制备方面,绿色化制备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还有石墨烯的可分散性问题。绿色制备是什么概念呢?其实不可否认的是,尽管我们国家在还原氧化法做石墨烯本体,实际上它会制造大量的污水,如果说我们处理不好的话,会污染环境。这方面实际上我最近一直呼吁,应该引起大家的重视,将来治理就晚了,从某种意义上有点像当年的稀土,稀土开采的时候都是带来了,伴随着大量的环境的破坏,那石墨烯弄不好的话也会出现这种问题。

还有一个,石墨烯我们知道,它是一层一层的石墨片,实际上这个相互作用特别容易聚起来,对于粉体石墨烯,无论做任何用途,把它很好的分散其实非常重要,我认为这一点大家关注的还不是非常多,做出来多少层可能你自己都不清楚。

这一点我们也在琢磨别的路子,比如我们去设计非平面的石墨烯,平面的石墨烯容易发生相互作用,非平面就可以减弱这种相互作用。那么这种相互作用我直接去长,就可以长各种不同结构的石墨烯,而且质量非常高,当然比较贵。

举两个例子,比方说我们用便宜的硅藻土,上面长石墨烯粉体,这样的粉体上面可以看到有很多小单元,几十个微米左右,上面很多眼。这些堆起来的时候相互作用比较弱,我轻轻的一晃都不用超声就可以把它分散开,导电声那是正常的rgo的10倍以上这个样子。也就是说在制备方面,绿色化、高性能还有很多空间可以去挖掘。

我想说的是,制备当然是重要,其实最重要的是要有杀手锏级的应用,离开它不行的这种应用。我觉得这点应该说现在还是未知数,大家经常会说杀手锏的应用究竟是什么?假如我知道的话我肯定不告诉你,我偷偷的去做,是不是?究竟什么是它的杀手锏级的应用,我们一直在探索,举一个我们的例子,我们现在在做石墨烯玻璃,我对这个非常看好,我现在可以在任意玻璃上,不是涂上去,是长上去一两层石墨烯,长出来这个石墨烯,现在做得最大的、最好的就是60厘米,60厘米还不大,但是能做到这个样子就很不容易了,因为越大越不均匀,有的地方黑黑的,有的地方还没长上,这是个非常大的问题。但是我现在基本上半米左右见方的我差不多能做,最近我们又设计了一台差不多有一米左右的东西这样的去做,一步一步很难,但是我们有信心去做。

9.jpg

什么叫超级石墨烯玻璃呢?你可以想象,我把玻璃跟石墨烯结合起来,玻璃不导电,石墨烯导电,变成导电玻璃;玻璃不导热,石墨烯导热,变成导热玻璃,有很多的性能完全不同,它不一样,所以这样的玻璃你可以想象,我相信,可以有很多好玩的用途。

10.jpg

比方说我们现在在做的,我们现在做的各种尝试,做智能窗,大家做过波音787的话,它现在做的窗子不用窗帘,我们这个电玻璃完全可以替代ITO玻璃去做,而且几伏电压就可以,三伏电压就改变它的颜色。我们做防霜雾镜,做玻璃的暖气加热片,我们现在像绿能嘉业做这个加热化,我们将来一块玻璃就可以,做各种各样的东西,做高效的细胞培养皿。我们用它尝试做触摸屏,尽管也谈不上它有多大的优势可以去做,我们做智能投影墙,玻璃有很多,包括透镜也是玻璃,很多光学片都是玻璃,我们在利用这个光学片上面长石墨烯之后,就是各种各样光学传感器,效果非常好,我们现在正在往产业去推进这方面的技术。

11.jpg

另一个方向是做石墨烯光纤,我们叫超级石墨烯光纤,大家知道光纤是什么呢?光纤就是二氧化硅,也是玻璃,我现在可以在这个上面长非常好的石墨烯,它可以做特种光纤,耐腐蚀、抗干扰一层就行,可以做光纤探测器,电光调制器等等,我现在有个团队专门在做这个东西,高端的研发,我们充满期待,我们也在跟光纤企业在合作,在做这件事情。

还有更接地气的东西,第三代半导体照明技术的颠覆性解决方案,大家知道LED带来了一个非常大的产业,我们国家现在是主导这方面的事情。一方面石墨烯有可能做透明电极,其实更重要的是它可以做外延缓冲层,我们跟中科院半导体合作,这方面有非常大的前景。你会看到通常情况下,是在蓝宝石衬底上去长氮化镓,那么由于晶格的匹配问题,外延生长的时候通常长不好,现在我们通过石墨烯来减缓了这个东西,我们可以在非晶上面去长,你看到没有,我们在石墨烯玻璃上长氮化物,和在蓝宝石上直接长大,你看它的差别,一个你什么都看不到,一个它是非常均匀,一个看到的是像河滩的干燥的河床一样,因为它长不好,这方面的市场非常难,你可以想象,当我用我的又便宜,它后续肯定是性能会更好,这是一个非常大的产业。像这些东西,我觉得都有可能成为未来的杀手锏级的应用。

12.jpg

我愿意引用杨振宁在1981年给邓小平写过的一封信,来表达我的观点,他说“中国的科学研究倾向于走两个极端,或者太注重原理的研究,或者太注意产品的研究,介于这两种研究之间的发展性研究似乎没有被重视。发展性研究是一种中期的投资,希望是五年、十年或者二十年内成果能增强社会生产力。这种投资是当前中国科技研究体系中十分脆弱的一个环节”。我觉得三十多年前杨振宁的话,现在完全适用,我们并没有太多改变。或者是泛泛地基础研究、不靠谱的,一大堆文章,或者是明天就卖出来的产品,恰恰我们对于未来一些核心技术下的体力不够,我完全赞同杨先生这个观点,其实现在没有多大的变化。

13.jpg

北京市科委刚刚启动石墨烯专项,是十三五和十四五,十年的时间做整体的布局,因为我也参与专项的工作,所以我的一些意见被采纳,我是专家组的组长。我们这个布局有所不同,我们的指导思想是,一个是着眼未来,建设国际一流的石墨烯原创性技术和产业化关键技术的研发基地。我们做研发,不仅仅是做产品,同时我们希望全面布局,打造未来石墨烯产业的核心竞争力。这个是未来十年的北京市科委的石墨烯专项的指导思想。大家会注意到,我们并不是定到明年会做出产品来,我们定的是未来能不能切一块很大的蛋糕。在这里非常重要的一点,我也愿意跟大家介绍一下,北京市政府积极支持,成立了北京石墨烯研究院,我们期待这个北京石墨烯研究院能够引领石墨烯产业的要素,非常重要的一点是体现国家意志,布局未来产业。

14.jpg

我觉得中国的石墨烯产业呼唤,需要工匠精神,这种工匠精神是精益求精,追求极致,不屈不挠,非常重要,我觉得中国的石墨烯产业尤其需要,需要的是一种工匠精神。克强总理在年初的两会期间,他的政府工作报告所提工匠精神,我认为石墨烯产业尤其需要工匠精神。

我也顺便讲一句,因为大家说石墨,石墨矿跟石墨烯应该说有一定的关联,但不完全等同,那么它应该是中国石墨烯产业的资源优势,我们占了75%,其中72%的石墨烯由中国供应。但是我想说是的,我们石墨的产业链其实非常大,在这里有非常大的空间,如果把它和石墨烯整合起来的话,做资源的整合利用非常重要,这一点也值得我们大家去思考、去探索。

15.jpg

 

最后我想还是这张图,已经用了无数次这张片子,石墨烯究竟是前途无量还是昙花一现,首先我还是认为,制备决定未来。当你能够制备出真正理想的最好的石墨烯,越接近理想情况的时候,它的应用面就会越广。现在很多人问我说石墨烯究竟能干什么用?我说看什么时候的石墨烯,现在的石墨烯可能用途还有限,但是未来的石墨烯它的用途可能是你想像不到,就像当年的碳纤维一样。

第二点,我已经说过了,我们不能满足于石墨烯是万金油、大力丸,要找到杀手锏级的应用,离开它不行,大家还在找。那石墨烯究竟还能走多远,这个我也说了很多次了,我给石墨烯设定了三种前途,一个是碳纤维的前途,在特定的领域有非常杀手锏级的应用,在航空航天领域,石墨烯能不能做到这一点?我高度相信能做到。第二种可能,像塑料那样,一百多年前发明了塑料,现在我们是离不开它,这个屋里到处都有塑料,它给我们人类生活提供了便利。石墨烯有没有可能做到这一点?我认为是可能的,走进日常的生活。中国在这一点,我们的企业家在这方面做了很多贡献。

那还有没有更高大上的前途呢?也有可能像硅芯片这个样子,我们知道芯片几乎改变了世界,提升了我们人类生活、精神生活,没有芯片就没有集成电路,没有集成电路就没有手机,就没有我们的计算机,没有任何高科技的产品。石墨烯有没有可能达到这么个终极目标呢?我觉得不是没有可能,当然什么时候我不知道,需要大家共同努力。

16.jpg

材料是人类文明和社会进步的阶梯,从石器时代,其实它是一个标签,石器时代、青铜器时代、铁器时代,现在如果说我们要用材料来描述这个时代的话,可以说是硅时代,未来几百年之后有没有可能有石墨烯时代呢?我觉得或许有可能。当然我相信,在我的有生之年我估计见不着石墨烯时代,但不能说石墨烯不重要。让我们共同努力,一起努力,让这个时代早点到来,最后感谢我的团队和相关部门支持,谢谢。

本文来自电池中国网,本文观点不代表石墨烯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