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元素董事长瞿研:不要现金要市场

“与1000万的政府补贴相比,我们更需要1000万的市场!”新三板上市公司第六元素(831190)董事长瞿研语出惊人。在大多数公司积极寻求政府财政补贴时,第六元素为何表明这样的态度?为此,《国际金融报》记者近日专访了瞿研。

“现在石墨烯的发展环境特别好,但行业仍需要政府的更多支持。这些支持不再单纯是钱,企业希望政府能帮助解决他们在打开市场过程中遇到的障碍。”

“与1000万的政府补贴相比,我们更需要1000万的市场!”新三板上市公司第六元素(831190)董事长瞿研语出惊人。

第六元素董事长瞿研:不要现金要市场

今年9月,国务院副总理马凯在江苏、浙江调研新材料行业发展状况。彼时,作为石墨烯行业龙头企业第六元素的董事长,瞿研就是用这样的话语表达了心声。

在大多数公司积极寻求政府财政补贴时,第六元素为何表明这样的态度?为此,《国际金融报》记者近日专访了瞿研。

陷入“产业化困境”

事实上,第六元素的报表业绩并不靓丽。其2015年财报显示,公司当年营业收入2295.54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636.7%。然而,净利润亏损2039.26万元;其2016年中报显示,公司上半年营业收入786万元,同比增长130.89%,但净利润仍亏损1367万元。

现在提出“不要现金要市场”的想法,可见其对市场“非同一般”的渴望。瞿研说:“对于眼下的石墨烯产业发展来说,1000万的现金无法买来1000万的市场。”可见,第六元素面临的市场困境,也是整个石墨烯行业的通病。

对此,中国石墨烯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认为,国内涉猎石墨烯业务的公司数量已达400多家,介入石墨烯业务的上市公司有20家左右。另外,国内从事石墨烯研究的实验室超过1000个。但是人们看到的一些诸如充电宝、手机等石墨烯的应用,多是噱头,并没有出现大规模的石墨烯应用产品。一些投资人不看好石墨烯产业,主要也是因为对当下的产业化困境“心知肚明”。

进军防腐涂料领域

中国是世界上最先进行石墨烯研究的国家之一,同时也是目前石墨烯研究和应用开发最为活跃的国家之一。在世界石墨烯企业当中,能最快赚到钱的一定是中国企业。据了解,现在国内已有两三家石墨烯企业产生盈利。

不过,正如诺贝尔奖得主、英国曼彻斯特大学教授安德烈·海姆评价的那样:“中国的石墨烯应用太低端”,中国能赚钱的企业只是局限在低层次领域。

相比之下,高端的石墨烯应用市场利润更高,前景更广阔,但是难度也更大。作为国内最早的一批石墨烯企业,第六元素瞄准的就是这类市场。

涂料产业正是第六元素主攻的市场之一。随着国民经济迅速发展,防腐涂料、导电涂料等工业涂料的需求量迅速增长,国内涂料总产量已从2005年的249.05万吨增至2014年的1648.19万吨。按照年平均增长率20%测算,2017年的涂料产量有望接近2848万吨。瞿研认为,这个市场的空间足够大,仅做好石墨烯涂料这一项目,效益也将非常可观。

不过,研发是问题,市场推广更是问题。《国际金融报》记者了解到,石墨烯防腐涂料研发成功之后,遇到了一系列的市场开拓问题。对此,瞿研表示:“在我国,防腐涂料对锌粉的占比是有明确要求的。添加了石墨烯的防腐涂料,一份石墨烯粉体可以代替50份锌粉。但实际上,由于锌粉占比不达标,我们的石墨烯涂料其实并不严格符合国家标准。”

但是,第六元素公司以及瞿研团队是幸运的。据介绍,正是因为石墨烯涂料的研发成功,中国相关国家标准进行过一次较大修改。

国家标准的修订,只是初步扫清了政策障碍,真正的阻力还是在市场——很少会有企业愿意冒险尝试一个未知的产品。

瞿研举例称:“一个风电塔筒的造价约在1500万元人民币,防腐涂料仅占30万元左右。但如果采用的涂料不达标,整个风电塔都可能毁掉。”

一些国际涂料巨头,比如阿克苏诺贝尔、PPG、佐敦、海虹等,或许会说:“我们的防腐涂料经过了20年的时间检验,而你们怎么证明自己的产品性能?”

虽然实验室里“加速实验”的数据很好,但与对方20年的经验相比,还是有些苍白。瞿研说:“作为一个科技类的新兴企业,我们与国际巨头的市场竞争地位并不对等。现在没有哪家新兴科技企业能够有条件去做20年那样长时间的实验!”

这似乎陷入一个死胡同——没有应用,就无法证明自己的产品有效;而不能证明自己的产品有效,就无法在市场上得到进一步的应用。

最终,这一石墨烯防腐涂料,还是率先运用在了“南通如东海上风电场”的风电机组塔筒防腐工作上,由此打破国际巨头的垄断。

瞿研说:“在这个过程中,最应感谢的是政府的大力支持,他们是石墨烯防腐涂料的‘宣传员’。为了推广涂料以及解决风电企业的疑虑,政府还为此购买了‘特别保险’。”据瞿研介绍,应用了石墨烯防腐涂料的海上风电塔筒已在定期接受检测,从数据上看,其防腐效果非常理想。

2015年9月,第六元素在公告中提到,由其主导完成的“年产10吨石墨烯微片工业化制备及其在海工装备重防腐涂料中的应用”等技术科技成果,通过了工业和信息化部组织的专家鉴定。2015年下半年,公司石墨烯产品在涂料领域的销售开始放量,公司与道森合作成立了子公司江苏道蓬,在南通如东建设了年产5万吨的石墨烯防腐涂料生产基地。因此,防腐涂料市场也成为石墨烯粉体应用量最大的领域。

借力政府开拓市场

不管资质如何,企业都在想尽办法,利用一切资源和优势争取财政补贴。对此,《国际金融报》记者了解到,一些踏入石墨烯行业的A股或新三板上市公司,一方面积极争取优惠土地资源,一方面“削尖脑袋”争取财政补贴,甚至一些公司刚进入该行业,就宣称可以轻松获得几百万元的政策性财政补贴,而这些补贴可基本维持其整个石墨烯板块的运营。

据介绍,自成立以来,第六元素也得到了不少政府补贴,而这也是其收入的主要来源之一。

经过一系列行业困境,瞿研意识到市场的重要性。他认为,现在石墨烯的发展环境特别好,但行业仍需要政府的更多支持。这些支持不再单纯是钱,企业希望政府能帮助解决他们在打开市场过程中遇到的障碍。

亲身经历过石墨烯防腐涂料这一项目后,瞿研认为,政府为率先应用石墨烯产品的企业购买保险,就是一种很好的支持方式,这比直接给企业现金好很多。

上市之初,第六元素主要生产石墨烯粉体,并于2015年底完成对关联企业无锡格菲电子薄膜科技有限公司的收购。至此,第六元素成为目前国内首家同时具备石墨烯薄膜和粉体制备技术的企业。据了解,石墨烯产业奠基人、知名风险投资家冯冠平退休后,仍热心于石墨烯产业发展,创立了烯旺科技公司。据悉,其产品将大量使用石墨烯薄膜,而该薄膜最重要的供应商就是格菲电子。

眼下,无论是应用第六元素石墨烯粉体的道蓬科技,还是应用第六元素薄膜的烯旺科技,他们的经营状况,尤其是盈利能力都比第六元素好。对此,瞿研表示:“我们不羡慕做石墨烯应用并且率先赚钱的企业。在应用环节上,第六元素基本上都是与其他公司合作完成的,我们希望别的企业都来应用第六元素的石墨烯材料。”

瞿研期待第六元素未来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石墨烯原材料生产企业。“这一市场当然是越大越好”。

本文来自国际金融报,本文观点不代表石墨烯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0)
上一篇 2016年10月31日 08:53
下一篇 2016年10月31日 09:58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