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石墨烯网首页
  2. 分析评论

福州学霸变“科学狂人”玩转石墨烯

今天,我们就为大家介绍一位在福州本地土生土长的学霸。他是现在在材料领域研究石墨烯颇为厉害的世界级科学家、今年29岁的“科学狂人”朱授恩。这位学霸用自己设计制造的高温炉制备出了高质量石墨烯,有望推动石墨烯这一新型材料的低成本、规模化制备。

福州学霸变“科学狂人”玩转石墨烯

朱授恩和他设计并自制的全套设备

□东快记者刘媛/文图由受访者提供

前天,福建省2015年普通高校招生各类录取控制分数线公布。今日起,我省高招志愿开始填报。

选学校、填志愿时,是否又想起了往年的学霸?昔日学霸今何在?今天,我们就为大家介绍一位在福州本地土生土长的学霸。他是现在在材料领域研究石墨烯颇为厉害的世界级科学家、今年29岁的“科学狂人”朱授恩。这位学霸用自己设计制造的高温炉制备出了高质量石墨烯,有望推动石墨烯这一新型材料的低成本、规模化制备。

上个月24日至30日,他参加“第十届世界华裔杰出青年华夏行”活动,还受到了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国务委员杨洁篪、中国科协主席韩启德等领导的接见。

曾就读鼓楼区实验小学、屏东中学、福州三中

他是福州土生土长的学霸,快看看是不是和你同校过

昨日,东南快报记者来到位于福州晋安区象园街道的小区,敲开了朱授恩叔叔朱必应家的门。

“这个侄儿是我们的骄傲,他很低调,在福州很少有人知道他的成就。”朱必应说,朱授恩的父母在江苏省做工程,儿子的独立和努力让他们很欣慰。

1986年,朱授恩出生于福州市永泰县同安镇文际村。上小学前,他跟着爷爷奶奶一起在永泰生活。随后,他就读于鼓楼区实验小学、屏东中学、福州三中。从小酷爱学习的他各门功课全面发展,成绩优异。在老师的印象中,朱授恩向来学得快,而且勤奋。

2004年,他考取吉林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专业。

在本科和研究生阶段,他共获得五次吉林大学一等奖学金,到台湾逢甲大学交换学习了半年,到韩国成均馆大学交换学习了一年半。

这还没完,学霸的学途从来不会停止。2011年至2014年,他在欧洲顶尖科技大学——荷兰代尔伏特理工大学攻读博士,期间还担任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及瑞士苏黎世联邦理工大学访问学者,多次获得奖学金和创新奖。

2012年,他在荷兰注册成立精密仪器及纳米科技公司,担任公司首席执行官。这家公司的核心在于精密仪器加工以及大规模制备石墨烯,曾被评为2014年度荷兰创新纳米公司。

他有多牛?

低调学霸在SCI杂志发表文章10篇,影响因子超过80

“昨晚,授恩还跟我聊了微信。他昨天在德国实地考察一处矿场。博士毕业后,他经常在全球各地做研究、作报告。”在叔叔朱必应看来,才29岁的侄儿朱授恩,足迹已几乎遍布全球。“这两年他都没回福州,一直在欧洲忙于科研。”朱必应说,“授恩除了吃饭、睡觉,几乎都在研究石墨烯。”

这位年轻的科学家究竟有多牛?让数据来告诉你——他在世界顶级期刊NatureNanotechnology,NanoLetters,Carbon等SCI杂志发表文章10篇,影响因子超过80,引用次数超过600次。此外,他多次被国际相关部门邀请作学术报告,接受过荷兰国家电视台新闻联播、新华社海牙分社记者采访,还是2015年度TEDxDelft报告主讲人。

这一切听上去似乎很不真实,一个生长在福州的年轻小伙子竟有如此大作为?他的名字,似乎你还没听说过。的确,他很低调。但是,他的经历,却实在很高端。

今年3月,他随从荷兰首相MarkRutte率领的大型贸易代表团访问上海、深圳;4月,他参加德国汉诺威工业博览会,和德国总理AngelaMerkel、印度总理NarendraModi等一同受邀出席了开幕式;5月12日至17日,他参加了第27-28期海外华裔青年企业家中国经济高级研修班;5月24日至30日,他参加第十届世界华裔杰出青年华夏行,受到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国务委员杨洁篪、中国科协主席韩启德等领导的接见。

他研究的石墨烯究竟是啥?

一个头发丝厚度的石墨大约是石墨烯厚度的十万多倍

什么是石墨烯?

石墨烯,简单来说就是单层的石墨。一个头发丝厚度的石墨大约是石墨烯厚度的十万多倍,因此石墨烯是世界上最薄的物质。它是几乎透明的材料,透光率为97.4%,并且是导电性、导热性、拉伸性最好的纳米材料,在未来的科技领域中应用非常广泛。

2004年,英国的两位科学家用胶带连续粘贴石墨并不断地分离,最后终于获得了石墨烯。此后,科学界广泛地用这个方法不断地突破现有材料的极限。2010年,这两位科学家被授予诺贝尔物理学奖。

不过,用这种方法获得的石墨烯,尺寸比头发丝还要细,虽可用来做一两个高性能的器件,却没办法量产,更不要说用于工业领域了。

昨日,朱授恩通过微信告诉东南快报记者:“在韩国交换学习期间,我所在的研究小组制备出了世界上第一个晶片尺寸的石墨烯,并且做出了第一块石墨烯触摸屏。但是这种石墨烯的质量并没有胶带剥离石墨片好,因此科研界普遍认为人工合成的石墨烯虽然尺寸可以很大,但是质量却不高。”

“在韩国结束研究后,我到了荷兰攻读博士学位,这是一个全时间的研究岗位。我和同事做了非常多的实验,最后终于证明了人工合成的石墨烯质量可以和天然的石墨烯一样好,电子在石墨烯上面可以自由传导。”朱授恩说,“此后我和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以及麻省理工大学合作,再次证明了在光的激发下,不但电子震荡可以在石墨烯表面自由传播,就连声子震荡也能够自由传播。”

此外,朱授恩还做出了世界上第一个石墨烯微型热驱动器,世界上第一个石墨烯压力传感器。第一次推导出了通过可见光的透射率直接计算石墨烯层数的公式,这种方法只用肉眼就可以估计出含有多少层石墨烯,非常方便快捷。

花絮

学霸看书被雨淋却浑然不觉

昨日,在朱必应家里,他和妻子说得最多的,还是朱授恩学习生活中的细节。

想知道“学霸”是怎样炼成的?在这里,就和大家分享学霸背后鲜为人知的小故事吧!

朱必应妻子说,朱授恩看书时的专注让她印象深刻。“当时授恩上大二,有一回放假到我家玩,我在楼下厨房煮饭,他在楼上靠着窗户旁看书。”她向记者回忆,“这孩子看书也很随意,不需要坐得端端正正,那时他就斜倚在窗户旁边。突然间下起大暴雨,我在楼下,心想他应该会关窗户。等我上楼看时,却发现窗户没关,大雨被风吹进来,他纹丝不动,整个人都被雨淋湿了还没感觉。那一次,才知道他看书很投入。”

还有一次除夕夜,几家人一起过年,大家有的打牌、有的看电视,嬉闹声一片,授恩却坐在人群里看书,不管旁边的人多么吵闹,他都不受干扰。“我们都说,他看书的专注劲,跟陈毅看书吃墨水、毛主席闹市中看书有一拼呢!”朱必应笑着说。

虽然朱授恩爱读书、会读书,但他绝对不是个“书呆子”。从小到大,朱授恩都十分独立。大一起,他便没再用过家里一分钱,学费、生活费全靠自己赚取。再后来,他做交换生、出国、买机票、做访问等,也都自己一力完成。

在荷兰攻读博士期间,朱授恩每天只睡4个小时,除去吃饭时间,他一天近20个小时都扑在实验室中。就这样,以非常人可达到的努力奋斗多年,学霸终于成了年轻的科学家。但在朱授恩自己看来,科研的路,还很长。

本文来自东南快报,本文观点不代表石墨烯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