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产业新闻

爆炒潮冷却折价转让 金路集团痛别石墨烯

12月23日,金路集团(000510.SZ)宣布作别石墨烯,当天公司股价 “一”字跌停,接近26万手的封单昭示,没了石墨烯装扮,金路集团成色锐减。12月24日,公司股价继续暴跌5.27%。

华夏时报记者 许金民 成都报道

12月23日,金路集团(000510.SZ)宣布作别石墨烯,当天公司股价 “一”字跌停,接近26万手的封单昭示,没了石墨烯装扮,金路集团成色锐减。12月24日,公司股价继续暴跌5.27%。至此,在这轮从7月开始的牛市中,若投资者一直持有金路集团,未赚反亏。

故事回到三年前,2011年6月,金路集团开始与中科院金属研究所合作,共同开发石墨烯,成为继中国宝安(5.620, -0.15, -2.60%)(000009.SZ)之后,正式介入该材料的第二家上市公司。

目前公司已签署《转让协议书》,将对外转让与石墨烯相关的知识产权、技术成果以及《技术开发合同》中全部权利和义务。

金路集团公告中给出的放弃理由是“囊中羞涩”,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工作人员透露:“公司未来将专注于氯碱主业。”

国资公司出手“接盘”

这次为金路集团接盘的企业名叫德阳旌华投资,是德阳市旌阳区国资管理中心的全资子公司。

按照双方签署的《转让协议书》,金路集团将公司与中科院金属研究所前期合作中产生的与石墨烯的相关知识产权和技术成果,以及2013年12月与该研究所签署的《技术开发合同》中全部权利和义务,转让给旌华投资,交易价1848万元。

对于这项交易,金路集团解释:“受经济下行、行业产能过剩等因素影响,近年公司出现较大幅度亏损。目前石墨烯的应用处于探索研究阶段,尚未实现大规模工业化生产,其研发及产业化开发需要持续的资金投入,当前公司生产经营状况已难以满足这项要求。”

金路集团所言不虚,该公司的主业为氯碱,其中PVC产能为40万吨/年,此规模仅较行业30万吨/年的准入门槛略高。

由于原料未完全配套,PVC价格又持续低迷,2013年金路集团亏损1.74亿元,2014年前三季度再亏8250.39万元。

大连商品交易所PVC期货走势显示,目前该期货合约价格已跌至5300元/吨附近,且仍在探底之中。若无“外快”,2015年金路集团将“披星戴帽”。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金路集团于2011年6月宣布与中科院金属研究所合作,共同开发石墨烯,合作期限为2011年6月10日-2013年12月31日。中科院金属研究所负责石墨烯透明导电薄膜、三维网络散热材料、动力电池用电极材料三个方面的研发工作,金路集团则负责提供研发经费,金额为1500万元。

2013年12月此合作协议到期,双方续签了《技术开发合同》,这次期限为5年,至2019年12月31日结束;金路集团将每年提供800万元研发经费,总额共4000万元。

1848万元的转让价格较金路集团已投入的2300万元少了约450万元,但交易仍属划算。

要知道,经过三年半的合作,金路集团与中科院金属研究所在前述三项研发方面并未取得任何突破,仅掌握了如何规模化制备石墨烯。这项技术现已被作价入股德阳烯碳科技,金路集团以此获得了烯碳科技20%的股权。

然而,金路集团的股东对这项交易似乎颇为不满。在股吧中,不少投资者指责公司贱卖资产,同时炮轰旌华投资“吸血”。

石墨烯爆炒诱惑

作为一家氯碱类上市公司,金路集团的主业与石墨烯毫无关联,当初之所以介入该领域,其对外宣称是谋求转型,此说法颇值得怀疑。

南京吉仓纳米董事长童伟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现在国内能够量产石墨烯的公司很多,一年几十吨、上百吨的都有,困难之处不在于生产而在于应用。目前,石墨烯在涂料、锂电池以及复合材料等方面的应用还没有取得突破性进展,很多公司仅将石墨烯卖给高校或研究所做研究,每年的销量也就几公斤,全行业没有一家公司能够盈利。”

金路集团与中科院金属研究所签署的研发协议也证实,2019年之前,石墨烯亦难以给公司创造利润,其寄希望借此转型并养活三千余职工,无异于天方夜谭。

那么,金路集团“跨界”真实目的何在?相关上市公司的经历或对投资者有所启迪。

自2011年1月中国宝安宣布子公司贝特瑞已完成石墨烯制备工艺的小试、正进行中试之后,A股市场便掀起了一阵石墨烯风潮。

相继介入此材料的便有金路集团、中泰化学(002092.SZ)、悦达投资(600805.SH)、锦富新材(300128.SZ)、乐通股份(002319.SZ)、烯碳新材(000511.SZ)等十多家上市公司,无一例外皆出现过大涨。

此狂热在中钢吉炭(现更名“中钢国际”,000928.SZ)以及华丽家族(600503.SH)身上体现得尤其明显。

尽管中钢吉炭一度澄清公司生产的是碳素及石墨制品,市场却认为碳素、石墨制品与石墨烯皆由碳元素构成,公司股价仍遭爆炒。

江南集团组建了石墨烯公司宁波墨西,作为该集团的子公司,华丽家族(600503.SH)遂也成了资金追逐的目标。

既然石墨烯在资本市场如此有号召力,将之加以利用的公司也不少。

中泰化学是金路集团的同行,2012年11月,该公司推出定向增发方案,拟募资约50亿元用于扩产。此方案经过一次修订,发行底价确定为6.78元/股。

增发尚在筹备之中,2013年6月中泰化学的股价却遭遇暴跌,6.78元/股的增发价很快被击穿。7月,公司随即宣布以1412.78万元代价入股石墨烯公司厦门凯纳,次日股价涨停,其增发也于当年9月完成。

乐通股份的主业为油墨,与石墨烯有相当距离。2013年1月25日,公司却宣布与宁波墨西合作研发石墨烯油墨。

有了石墨烯概念助推,仅3个多月时间,乐通股份的股价便从7.77元/股最高上涨至25.42元/股,涨幅超过200%。大股东新疆智明随即启动减持,短短4个交易日合计抛售2300万股,套现3.63亿元。

金路集团与中科院金属研究所签署《技术开发合同》之后,其大股东宏达集团并未借此进行过减持,也没有将股份予以质押。

不过,金路集团于1993年上市,其仅在1995年、1997年进行过两次配股,17年来便从未再融资,这并不代表着他们对资金毫无渴求。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该公司曾于2004年、2008年两次打算配股,无奈皆宣告失败;2011年8月他们还计划发行短期融资券,后因成本太高被迫终止。

金路集团之所以研发石墨烯,其奥妙或在于此。

本文来自华夏时报,本文观点不代表石墨烯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