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锦石墨概念存疑:旗下石墨矿尚无采矿权 (1)

新华锦旗下并无石墨烯及相关业务。半年报显示,这家总部位于青岛的上市公司,主营业务为发制品、纺织服装和锡材料。不少投资者仍愿意将新华锦视为“最正宗的石墨烯概念股”、“绝对的石墨烯龙头”。这与大股东新华锦集团频频爆出在石墨业动作不无关系。

新华锦石墨概念存疑:旗下石墨矿尚无采矿权 (1)

探矿区域内的大部分土地,为基本农田和一般农田;按相关规定,基本农田保护区内不得采矿

9月3日,一则消息称,哈尔滨工业大学研发了出一种新技术,一张试纸就可测试生活环境中的气态有机污染物。这张纸是以石墨烯为载体的复合薄膜,发现室内污染它就会变色。日前,国际著名学术刊物《先进功能材料》发表了该课题组的研究成果。这一最新的石墨烯概念再度助推几只概念股飙升。

目前宣布重组而停牌的石墨烯概念股“大牛”,新华锦近年股价已几度大涨。其大股东新华锦集团在官网上称,其下属子公司海正石墨“拥有石墨矿山一座,矿权面积6.19平方公里,经多次勘测,累计求得石墨矿物量80.96万吨”,并“致力于成为中国石墨行业领先的企业”。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新华锦集团旗下海正石墨所拥有的6.19平方公里的矿权面积,为探矿权而非采矿权。这意味着,海正石墨只有勘查的权利,不能采矿。自去年开始,青岛市已经发文将探矿权向采矿权的转化冻结。

探矿区域内的大部分土地,为基本农田和一般农田。按相关规定,基本农田保护区内不得从事采石、采矿等破坏基本农田的活动。

新华锦频频“涉足”石墨

2011年以来,新华锦股价多次大涨。分析认为,这些“高光时刻”,均与石墨烯有关。

2011年2月下旬,新华锦股价连续两个交易日涨停。在这一波为期20多天的行情中,新华锦从8元多起步,一路突破14元,最高涨幅超过70%。今年三四月间,新华锦亦在多个交易日表现活跃。其中,3月12日,新华锦盘中涨幅一度逾9%;而一周后的3月19日,新华锦更是上演涨停大戏。

公开资料显示,作为新型纳米材料的石墨烯,系从石墨分析得出,为人类已知强度最高、韧性最好、重量最轻、导电性最佳的材料。“它将带给光伏、半导体、锂电池等领域一次材料革命。”有报道称,因为应用前景广阔,石墨烯行业未来产值“至少在万亿以上”。

由此,石墨烯成为近年来资本市场上热捧的概念。2011年新华锦大牛行情的背后,是石墨烯价格的飙涨,“已数倍于黄金”;而今年三四月份,工信部出台的相关文件以及浙江大学等在石墨烯技术上的突破,给予了市场炒作石墨烯的由头。

其实,新华锦旗下并无石墨烯及相关业务。半年报显示,这家总部位于青岛的上市公司,主营业务为发制品、纺织服装和锡材料。

不少投资者仍愿意将新华锦视为“最正宗的石墨烯概念股”、“绝对的石墨烯龙头”。这与大股东新华锦集团频频爆出在石墨业动作不无关系。

2010年8月,新华锦集团与国内三大石墨主产区之一的平度市政府,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新华锦集团称,将投资10亿—15亿元整合石墨矿山资源,建设全国性的石墨交易市场。

此前,新华锦集团还入股了青岛黑龙石墨。后者在公开报道中被描述为平度最大的石墨生产和深加工企业。2012年5月,新华锦集团与青岛大学合作成立了石墨烯新材料新技术研发中心。

更让投资者兴奋的是,新华锦集团在其官网上称,其子公司青岛海正石墨有限公司拥有石墨矿山一座,矿权面积6.19平方公里,“经多次勘测,累计求得石墨矿石资源量2540.79万吨,折合石墨矿物量80.96万吨”。“海正石墨将打造完整的石墨产业链,致力于成为中国石墨行业领先的企业。”新华锦官网称。

2012年年报显示,新华锦集团全资控股海川控股,海川控股则持有海正石墨80%的股权,为第一大股东。

这80%的股权,系海川控股通过受让的方式所得。工商资料显示,2009年2月,海川控股以80万元的价格,受让了平度当地人王波持有的海正石墨80%的股权。2004年1月18日,海正石墨拿到了平度市刘河甲地区石墨矿的探矿权,矿权面积6.19平方公里。

新华锦集团石墨矿存产权纠纷

黄洼村村民称,最近4年多时间里,海正石墨一直处于停产状态。记者看到,厂区杂草丛生。

8月24日,新京报记者在山东省平度市黄洼村以西近2公里的一座小山上找到了几排房子。有黄洼村村民指认,此处即为海正石墨的厂区。

厂区由三排房子构成。每排房子的长度约在20米左右。自南向北,这三排房子分别为宿舍、办公室和车间。其中,车间已有部分坍塌,并不时有碎瓦从房顶坠下;而部分宿舍已经没有房门,仅以杂物及树枝堵门。长年暴露在车间外面的变压设备上,锈迹斑斑;荒草布满了厂区。

“停产四五年了。”原本在这座工厂打工的张明(化名)介绍说,2006年前后,王波从其他老板手中接过了该厂,经营至2009年。张明说,当时海正石墨共有30名生产工人,一天三班倒,每班10人。这些工人在机器上进行石墨初选,而石墨矿来源则挖自山脚下黄洼村的耕地里。

“有段时间,厂里效益不错,每月能挣一二十万。”张明透露,后来由于石墨行情波动及决策失误等原因,工厂经营逐渐陷入困境——部分工人的工资和村民耕地的补偿款被拖欠了。

2009年,陷入困境的海正石墨寻到了新的接手方。新华锦集团全资子公司海川控股,受让了王波持有的海正石墨80%的股权。另外20%的股权,则转让给了李京松。根据当地人描述,李为平度当地的矿商。

根据2009年2月的董事会决议,张建华为海正石墨新的法人代表和董事长,李京松则为总经理。除张李之外,另外两个董事是范丰军和李科学。公开资料显示,张建华为新华锦集团董事长及上市公司新华锦的实际控制人,范丰军则是新华锦集团的副总裁。

张建华刚成为新的法人代表,海正石墨即卷入一宗诉讼。青岛同日机械的董事长姚万军,将海正石墨告上法庭。

姚万军诉称,2007年他出资58万购买海正石墨40%股权和探矿权,并已支付。海正石墨收到购买款后,迟迟未与他办理探矿权转让审批和变更登记手续。他诉请法院判决王波配合他办理探矿权转让手续。

目前,网上仍可以检索到王波早些年发布的“寻求石墨矿探矿权和探矿结果合作”的信息。信息称,海正石墨所拥有探矿权的矿区内,石墨矿物质资源量80.96万吨,按市场行情估计,矿区潜在价值可达12.7685亿元。

最终,平度市法院裁定,王波转让探矿权和股权未经过股东会同意,与姚万军达成的转让合同无效,并判海正石墨返还姚万军58万元。2010年,不服判决的海正石墨曾向青岛中院提起上诉,但后来撤诉。

“我们还没有收到退款。”一位同日机械的厂方领导称。

本文来自新京报,本文观点不代表石墨烯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