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石墨烯网首页
  2. 产业新闻

南江集团石墨烯概念“通吃”四公司

2013年刚刚过去2个月,上海南江(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南江集团”)旗下的上市公司,便展开了令人眼花缭乱的多项资本运作。一个热门的石墨烯概念,将4家上市公司的股价“点石成金”。

2013年刚刚过去2个月,上海南江(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南江集团”)旗下的上市公司,便展开了令人眼花缭乱的多项资本运作。一个热门的石墨烯概念,将4家上市公司的股价“点石成金”。

2月28日,南江集团接手上海新梅(600732.SH)8.06%股权,成为其第三大股东。自此,南江集团旗下拥有上海新梅、华丽家族(600503.SH)、ST南江B(200160.SZ)三家上市公司股权,并还与乐通股份(002319.SZ)展开了石墨烯研发方面的深度合作。

另一边,上海新梅与乐通股份均宣布年报高送转,两者的除权除息日均为3月4日,为两市最早者。A股一直以来有热捧高送转和“填权”的习惯,加之热点概念的推动,前述两者的股价表现均颇为靓丽。

石墨烯的憧憬

2月28日,上海新梅公告称,其第二大股东兴盛集团将2000万股(占总股本的8.06%)转让给南江集团,转让价为10元/股,总价2亿元。兴盛集团与大股东荣冠投资为一致行动人,均为民企。

而在此前的2月26日,上海新梅股价突然大幅高开并迅速封死涨停,接下来的两个交易日继续放量大涨,3天涨幅达到24%。当时,其没有任何利好消息的情况。

上海新梅证券部人士告诉本报:“我们也是在当天下午才接到的通知,并不清楚南江集团入驻的目的。但公司已经确定要脱离房地产,进行转型,目前已经间接收购宋河酒业10%股权。”

当前,上海新梅正在苦苦寻求转型。公司2012年营业收入8190.46万元,净利润380.11万元,同比下降 85.2%,公司明确表示:“密切关注新材料、白酒和金融等行业,选择在适当时机进行审慎地投资,培育公司的第二主业并逐步实施转型”。

南江集团的入驻,引发了市场的热烈想象,财经论坛里的投资者们也是一片欢腾,其中最期盼的是最近热门的石墨烯。

目前,南江集团旗下拥有宁波墨西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墨西科技”),“是目前世界上唯一能低成本批量化生产石墨烯的企业”。2月26日,

如果说石墨烯与上海新梅刚刚沾边,那么与乐通股份已经“喜结连理”。

1月24日,乐通股份与墨西科技签署合作协议,从事石墨烯油墨的研发和生产,计划总投资1亿元,“有助于公司借助外部力量进行顶尖高新技术产品的研发”。

携手石墨烯的利好,加上同期公布年报,2012年净利润同比增长9.26%,乐通股份的股价从1月24日的16元一路升至最高25.42元。

除同时与南江集团扯上关系,近期上海新梅与乐通股份还同期宣布年报高送转,前者10送8派1,后者10转10派1,除权除息日为3月4日,属两市第一批。“按照A股的习惯,高送转和‘填权’都是炒作的热点,尤其是首批更有吸引力,加之热点概念石墨烯的推动,足以助推公司股价走高。”泽晖投资研究总监杨建分析称。

然而,上海一位知情人士对本报表示:“随着上海新梅股价的推高,不排除股东继续减持的可能。”果然,2月28日,大股东荣冠投资通过大宗交易系统减持1240万股,成交价格为11.03元,套现1.37亿元,理由是为公司逐步实施业务转型、储备投资项目筹措资金。

乐通股份方面,其控股股东新疆智明股权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疆智明”)亦于2月19日、22日、28日合计减持了该股1500万股。

即使是“冷门”的B股,也同样沾上了石墨烯的光。

1月24日,ST南江B子公司承德南江投资与墨西科技拟成立承德墨西科技有限公司,其中前者出资4500万,后者出资500万,拟开展“基于石墨烯应用的集流体功能性涂层”项目。协议披露后,该股连续3个涨停。如果从1月份的低点算起,涨幅已达90%。本报查询获知,ST南江B的控股股东为王栋,持有公司29.49%股份,他同时也是南江集团的股东、墨西科技的法人代表。

而在此前不久,ST南江B还宣布以现金917万元收购润华农水(天津)国际贸易有限公司30%股权。这还是一项关联交易,拟购标的股东是赵庆华和兰春红,前者与ST南江B总经理赵永生为夫妻关系,后者与赵永生为舅甥关系。

华丽家族金矿梦

以上新近发生的故事,只能算是续集,更早的前传,发生在华丽家族身上。

2008年7月,华丽家族借壳ST新智上市,实际控制人为南江集团的老板王伟林及其家族。由于石墨烯概念突然成为热门,在去年大盘熊市的情况下,华丽家族股票因注资预期而被爆炒。

2012年7月,华丽家族发布澄清公告称:“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该项目存在较大的财务风险和市场风险,作为华丽家族控股股东,暂无将石墨烯项目转让或指定给上市公司的计划。”

随后,南江集团又为公司开启了金矿的一扇窗。

今年2月19日,华丽家族披露,南江集团在2012年承诺,为配合公司的业务转型,在条件成熟时,可以根据公司的需要转让南江集持有的金矿股权。这引发了该股股价次日涨停。

不料,上述优质资产尚无踪影,南江集团却塞来了一堆房地产资产。同日,南江集团将所持上海金叠房地产49%股权,华丽家族旗下西藏华孚投资100%股权进行置换,华孚投资持有华泰长城期货40%股权。

另一边,自2011年所持股票解禁,南江集团在华丽家族上累计套现数十亿元,所持股份由55%减至6.50%。另外,南江集团还与银河证券进行约定购回式交易,涉及华丽家族4000万股。

对上述数十亿元级别的套现,南江集团的解释是:“一直谋求业务的转型,先后在生物医药、新材料、矿产资源等领域进行了大量投资”。直到今年1月25日,南江集团才宣布资金已筹措完毕,承诺在未来12个月内不再减持华丽家族股票。

随即,实际控制人王伟林辞去董事长职务,理由是“因上海南江(集团)有限公司海外业务发展需经常出国处理公务”。

本报联系南江集团,但对方以负责人全部外出为由婉拒了采访。

本文来自经济观察网,本文观点不代表石墨烯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