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墨烯改变世界 终极应用尚未出鞘

许建斌同时指出,石墨烯目前还没有找到一项无可替代的、跨时代的“杀手级”的应用,比如香港中文大学前校长高锟发明的光纤,就是一项“杀手级”的应用,把信息传输效率提升上千倍,同时又无可替代,而石墨烯目前的应用都是可替代的。

石墨烯改变世界 终极应用尚未出鞘

图:石墨烯具有优异的光学、电学、力学特性,被认为是未来革命性的材料,或用於太阳能发电方面;图为浙江省义乌市一大厦天台的光伏设施

以全球首款石墨烯散热手机为卖点的华为Mate 20 X刚上市,三星就透露将商用石墨烯电池并计劃在下一代旗舰Galaxy Note 10上首发,声称12分鐘可充满电。“石墨烯之父”的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英国曼彻斯特大学康斯坦丁.诺沃肖洛夫指出,当前石墨烯行业出现造假劣行;有专家表示,石墨烯“杀手级”应用尚未出现。

物理学家安德烈.盖姆和康斯坦丁.诺沃肖洛夫,用微机械剥离法成功从石墨中分离出石墨烯,因此共同获得2010年诺贝尔物理学奖。

日前,在广西桂林召开的2018年石墨烯最新进展国际会议上,康斯坦丁.诺沃肖洛夫表示,以石墨烯为代表的2D晶体更具优异的性能,现在世界上还有很多2D材料等着科学研究者去发现,未来包括石墨烯在内的2D新材料的应用必将改变我们的世界。

研究进展缓 乏产业突破

作为世界上已知最薄最坚硬、被称为“超级材料”、“神奇材料”的纳米材料石墨烯,正引领着时下的科技风潮。“石墨烯汽车动力电池充电10分鐘,跑1000公里”的夸张说法令人遐想。

但当前石墨烯研究进展缓慢缺乏实质性产业突破,虽然政府、研究机构和市场投入了大量的资金、资源、人力以及时间,惟石墨烯仍然停留在实验室,产业化进展缓慢,没有把石墨烯的优势充分发挥,继而产生实质性效益。石墨烯产业上、中、下游迟迟没有打通。

“如果把石墨烯比作一个人,目前仍然只是一个天赋异禀的‘超级婴儿’。”论坛上广西大学教授何国强认为,石墨烯产业远未成长起来。

“石墨烯堪称一个万金油式的万能添加剂,不管什麼材料添加一点石墨烯,都会改善提升其性能。”香港中文大学材料科学技术研究中心主任许建斌说。

冀各业界具良知兼守规

许建斌同时指出,石墨烯目前还没有找到一项无可替代的、跨时代的“杀手级”的应用,比如香港中文大学前校长高锟发明的光纤,就是一项“杀手级”的应用,把信息传输效率提升上千倍,同时又无可替代,而石墨烯目前的应用都是可替代的。

在石墨烯风头一时无两的同时,“假大空”的暗流亦在湧动。

康斯坦丁表示,他和本次大会主席安东尼奥今年联名在国际顶级期刊Advanced Materials发文,指出石墨烯作假现象。他们抽检了全球60家公司的石墨烯样品,发现大多数公司样品中石墨烯含量低於10%,并且没有任何一家公司样品的sp2键含量超过60%。

何国强表示,科研界顶级期刊《Nature》今年也发文向假石墨烯开战,而每一家石墨烯企业背后都有相对应的科研人员或科学家,这个后果很严重,破坏性地透支了人们对石墨烯未来的期望,需要学术界、产业界、投资界等具备良知、珍重信用和遵守市场规则。

本文来自大公报,本文观点不代表石墨烯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