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石墨烯网首页
  2. 产业新闻

陈成猛博士荣获2018年度“中国颗粒学会青年颗粒学奖”

2018年度“中国颗粒学会青年颗粒学奖”于近日揭晓,中科院山西煤炭化学研究所的陈成猛博士、丹东百特仪器有限公司的范继来先生等9位青年科技工作者获奖。

2018年度“中国颗粒学会青年颗粒学奖”于近日揭晓,中科院山西煤炭化学研究所的陈成猛博士、丹东百特仪器有限公司的范继来先生等9位青年科技工作者获奖。

作为中国石墨烯的科研先锋、青年领军人物之一,陈成猛博士坚守石墨烯研究十余载,突破高品质石墨烯规模化制备技术,通过产学研合作走自主创新之路,打通了石墨烯从原料、材料、器件到应用的创新链,堪称“石墨烯的守望者”。下面我们就来了解一下陈博士在石墨烯领域的真知灼见。

新材料与传统材料之辨

陈成猛博士在接受中国粉体网记者专访时讲到,我们既要关注一些新的材料,比如石墨烯、碳纳米管和富勒烯等低维碳纳米材料,同时也要关注一些传统的碳材料,比如碳纤维、炭黑和活性炭,其实这些领域里都有一些高端的品种,对接一些高端的应用,像储能领域、航空航天领域的应用。这些材料的市场已经相对成熟,附加值也非常大,而且纳米碳材料将来也不会把它完全替代掉,我们不仅需要纳米碳材料,我们还需要微米的,甚至毫米的宏观碳材料,不同尺度的碳材料要相互配合应用。国内现在很多传统材料的高端应用还没有实现国产化,所以我们既要把握科学的前沿,同时还需要有工匠精神,将传统材料做到世界领先水平。

论石墨烯的应用及标准化工作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陈成猛博士讲到,石墨烯并非“万金油”,而是在特定的适用领域才能够更好地发挥它的特性。石墨烯正在向新能源、军事国防、健康医疗等不同的应用领域渗透,但尚未出现真正成熟的商品。在超级电容器、导电油墨、防腐涂料和功能塑料等传统领域,石墨烯的价值正逐步显现并开始获得市场的认可,比其在微电子芯片等高端领域可能会走得更快。陈博士指出,目前对于石墨烯的应用仍是改进型产品。石墨烯的潜力和不可替代性并没有充分发挥出来,真正杀手锏级、具有颠覆性的产品仍未出现。

陈博士指出,市面上存在以石墨粉、膨胀石墨、炭黑来假冒石墨烯,或者炒概念的伪劣石墨烯的现象,甚至有些企业虚夸产能,导致石墨烯材料表面的产能过剩。在产业发展初期,质量和效益应该放在首位,而不应好大喜功。他认为,国家标准的制定将对石墨烯产业起到正本清源的作用,让虚假的石墨烯丧失立足之地。做好石墨烯标准化工作,可以避免标准体系乱和标准水平低的状况,让标准成为对质量的硬约束。同时,面对不同类型和不同生产方式的石墨烯,建立关于石墨烯的共同语言——石墨烯系列标准,有助肃清国际国内市场。

建言中国石墨烯产业

关于中国石墨烯的发展,陈博士说,对于石墨烯这种新材料,中国和国外是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的,甚至我们起跑后比他们跑得更快,但是我们不能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去跑马拉松。前期我们已经透支了很多政府资本,只有拧干石墨烯行业的泡沫,才能在后期有竞争力。此外,我们不应该闭门造车,应该更关注下游产业的应用需求,更好地实现产研结合。

当前石墨烯产业化的瓶颈主要有两点,分别是低成本高品质石墨烯原料的规模化生产和石墨烯的商业化应用。陈博士表示目前石墨烯步入应用集中期,要开始做减法,开始注重产业链上下游的互动。我们必须面向用户进行二次开发,去解决分散和成型等共性技术难题,让石墨烯更接“地气”。最终交给用户的,不仅是高品质的材料,还有配套的应用解决方案,也就是solution。最后,为促进石墨烯产业的健康有序发展,陈博士建议大家多关注标准化工作,充分发挥标准的规范+引领作用。

最新预告

在由中国粉体网联合中国颗粒学会能源颗粒材料专委会主办的“2018第二届能源颗粒材料制备及应用技术高峰论坛”上,陈成猛博士将带来精彩报告——《超级电容器用炭材料的研究开发》。届时,围绕最近发展迅速的超级电容器、应用广泛的炭材料和极具潜力的新材料石墨烯,陈博士将为大家释疑解惑。

陈成猛博士荣获2018年度“中国颗粒学会青年颗粒学奖”

陈成猛博士:2012年受聘于中国科学院山西煤炭化学研究所709课题组长、中科院青促会会员、中国颗粒学会青年理事、中国石墨烯产业联盟理事、标准委员会成员、中电标超级电容器工作组标准委员会会员。

研究领域为:石墨烯化学法规模化制备、石墨烯基导电炭膜及其三维组装体、石墨烯掺杂与复合衍生物,及上述材料在储能、导热领域的应用探索。创立炭美石墨烯品牌,2013年在太原建成300公斤/年石墨烯中试示范线。

本文来自中国粉体网,本文观点不代表石墨烯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