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石墨烯网首页
  2. 科研进展

“研霸”张哲野:把做实验当成“谈恋爱”

石墨烯是他的女朋友,做实验就像“谈恋爱”,一天泡在实验室14个小时都不觉得腻;本科还没结束,他就直接“保博”了;学校对一个老师的要求,不过是3年发5篇SCI(科学引文索引)文章,他却在读博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在国外著名期刊上连发了9篇学术论文。他,就是华中科技大学的“研霸”张哲野。

“研霸”张哲野:把做实验当成“谈恋爱”

张哲野把实验室当成家

荆楚网消息(记者 余梅  实习生 黄笑梅)石墨烯是他的女朋友,做实验就像“谈恋爱”,一天泡在实验室14个小时都不觉得腻;本科还没结束,他就直接“保博”了;学校对一个老师的要求,不过是3年发5篇SCI(科学引文索引)文章,他却在读博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在国外著名期刊上连发了9篇学术论文。他,就是华中科技大学的“研霸”张哲野。

“明德厚学,求是创新”,华中科技大学这八字校训,被张哲野诠释得淋漓尽致。

“希望继续做实验,用石墨烯改变世界”,6月10日下午,午后的爱因斯坦广场聚集了不少毕业生,张哲野不太想从学校走出来,对于未来,他想走学术道路,继续呆在高校,将实验进行到底。

“研霸”张哲野:把做实验当成“谈恋爱”

张哲野和爱因斯坦一样爱科研

厚学:每天实验室里至少泡14个小时

这么牛的张哲野到底是谁?张哲野今年24岁,荆州沙市人,华中科技大学化学与化工学院2014级博士研究生,主要从事功能化石墨烯基材料的制备及其应用。

说到石墨烯,张哲野立马精神抖擞,“石墨烯属于一种碳纳米材料,就是用手按断了铅笔芯,手上沾着的黑末就含有石墨烯”。按张哲野的说法,如果汽车使用石墨烯电池,充电10分钟便跑1000公里;如果电视屏幕加入石墨烯,将可以卷起来带走;如果将一张和保鲜膜一样薄的石墨烯盖在一只杯子上,想用铅笔戳穿它,需要一头大象站在铅笔上。

“高中时就喜欢化学,当时就梦想要在化学领域闯出自己的一番天地”,张哲野告诉记者,上大学时,大部分同学都是被调剂到化学专业,但他是一门心思报了化学专业。

大一开始,他和几十个本科生跟着一个师兄做石墨烯的研究,当时的实验室还是一间简陋的小屋,仪器设备都不齐全,为了完成课题研究的实验,他和同学们去环境学院、材料学院的实验室借实验器材。石墨烯的研究成果出得慢,张哲野在实验室里一泡就是十几个小时。“除了吃饭、睡觉,我都是在实验室里,对我来说,实验室更像家。”

张哲野早出晚归,在实验室一待就是一天。后来,为了不打扰室友休息,他挪到化学楼一个仅六平方米的办公室,凑合着过了一夜又一夜。有同学称张哲野是“隐秘而伟大”的存在,“藏身”于实验室,用平凡的努力创造着“神迹”。

创新:申请11项国家专利

“勤奋+灵感”,让张哲野在学术上取得了巨大的成绩。目前,张哲野已在Advanced Energy Materials、Chemical Communications、Journal of Materials Chemistry A、ACS Applied Materials & Interfaces、Nanoscale、Scientific Reports等国际著名期刊上发表SCI论文13篇,其中第一作者论文共10篇,同时申请国家发明专利十一项,其中五项已授权。

“学校对一个老师的要求,不过是3年发5篇 SCI(科学引文索引)文章。”而张哲野在本科时就已经发表4篇学术论文,读博不到一年发表了9篇。在实验室20多名学生中,张哲野是年纪最小的,但他发表的论文数量远高于其他硕士、博士甚至博士后。

除此之外,他还带领团队参加第十三届“挑战杯”全国大学生课外学术科技竞赛,获得二等奖;在第九届湖北省“挑战杯”竞赛中获一等奖。还曾获第九届中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奖,宝钢优秀学生特等奖和湖北省首届“长江学子”等荣誉称号。

去年,本科毕业的张哲野被直接保送本校读博。而直博生的要求很严格,一个年级也才三、四人,但对于张哲野来说,即便学习成绩是倒数第一,光凭科研的成就也可保送,当然,他的学习成绩也达到了保送标准。

谈及未来的发展方向,张哲野表示,将利用石墨烯的柔韧性和透光性,将其应用于可穿戴设备的屏幕,让石墨烯改变整个世界。

本文来自荆楚网,本文观点不代表石墨烯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