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石墨烯网首页
  2. 产业新闻

乐通股份资本游戏曝光泽熙操盘路径

此外,石墨烯项目也一度被指炒作,该项目合作方宁波墨西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墨西”)首席科学家刘兆平曾公开表示,“乐通的事情是最让我烦恼的一件事情。他们只是耍了个手段,说要合作,但股价上去后实际上没有合作”。对此,乐通股份证券事务代表张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石墨烯具体情况不太清楚,一切以公告为准”,但《中国经营报》记者并未发现乐通股份有关于该项目具体进展的相关公告。

拟定增募资44亿元跨界数字营销的乐通股份(002319.SZ),其股价自5月29日复牌以来连续涨停。此次,乐通股份拟定增募集的资金量超过其停牌时市值的两倍。而更引人关注的是,泽熙投资掌门人徐翔之母郑素贞将豪掷16.6亿元参与定增,并借此成为乐通股份的二股东。

在此次宣布定增之前,乐通股份曾多次发布定增预案均以失败告终,此前被投资者寄予厚望的石墨烯概念如今也渐无下文。但频频动作后,乐通股份股价曾短时间内迅速翻番,乐通股份控股股东新疆智明股权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疆智明”,当时名称为“珠海智明”)也得以在高位顺利减持套现,持股比例由最高时的32%降至13%。在此过程中,徐翔也疑似深度参与。

如今,其母再次参与乐通股份的定增,诸多迹象看来似乎并非巧合。

概念背后的精准减持

5月28日晚间,停牌4个多月的乐通股份发布非公开发行预案。据预案公告显示,乐通股份拟以约8.98元/股的价格发行不超过4.9亿股,募集不超过43.97亿元。其中,乐通股份拟使用8.71亿元收购北京市九域互联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域互联”)和北京普菲特广告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普菲特”),拟使用共计25.35亿元投入数据银行管理平台、移动数字营销综合服务平台、互联网+广告交易平台、媒体创意制作平台、数字营销基地建设等项目;以9.9亿元用于偿还银行贷款及补充流动资金。

在乐通股份此次定增预案中,发行对象包括刘秋华、郑素贞、周静芬、深圳亦尔同瑞投资管理企业(有限合伙)、深圳市垣锦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深圳市忆想互联投资企业(有限合伙)等6名特定投资者。

乐通股份在上述公告发布后复牌,股价一路涨停。截止到记者截稿的6月4日,乐通股份已经连续拉出5个涨停,当日收盘于16.69元/股。

实际上,在此之前,乐通股份一直动作频频,但喧嚣过后,并无下文。以“油墨行业第一股”的身份登陆资本市场的乐通股份自2009年12月上市以来,经营状况几乎是每况愈下,股价从44元/股的发行价跌至2012年时已不足两位数。

此后,乐通股份开始概念不断,乐通股份首先于2012年9月份发布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乐通股份在预案中称此次拟非公开发行股票合计为6000万股(含6000万股),其中向珠海智明发行1900 万股,向郑素贞发行3100万股,向欧阳华珍发行1000万股,发行价格为8.39 元/股,募资总额达5亿元,募集资金主要投向其子公司湖州乐通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州乐通“)的“年产3万吨油墨涂料生产线”项目和补充营运资金。

蹊跷的是,在上述非公开发行预案发布后不久,乐通股份于2012年12月13日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珠海智明(新疆智明前身)因理财及自身发展需要,计划自2012年12月13日起的未来十二个月内拟减持所持公司部分股票,预计所减持股票合计将不超过1900万股(“恰好”与上述增发股份数一致),减持股票比例合计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19%。(若此期间有送股、资本公积金转增股份等除权事项,应对该数量进行除权处理)。

此后,乐通股份利好不断。乐通股份于2013年1月14日发布公告称,拟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人民币1.00元(含税), 同时以资本公积金向全体股东每10股转增10股 ,后又于当年的1月25日发布了关于签订《石墨烯油墨项目合作协议》的公告,此举一度被市场认为是引起其股价上涨的最大利好,随即乐通股份股价一路上升。在此后两个多月的时间内最大涨幅超过100%。

在股价高位阶段,珠海智明于2013年2月19日~ 3月5日期间合计减持乐通股份19%的股份,减持均价近20元/股,套现近3.8亿元,此后乐通股份股价一路下跌,并长期维持在个位数。

不过在珠海智明高位套现后,上述非公开发行股票和石墨烯项目均无疾而终。乐通股份于2013年10月发布了《撤回非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文件》的公告,对于撤回原因,公告中并未体现。但从目前湖州乐通的运营情况来看(湖州乐通2013年和2014年均出现亏损,且亏损幅度呈扩大趋势),所投项目前景不佳或是主要原因之一。

此外,石墨烯项目也一度被指炒作,该项目合作方宁波墨西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墨西”)首席科学家刘兆平曾公开表示,“乐通的事情是最让我烦恼的一件事情。他们只是耍了个手段,说要合作,但股价上去后实际上没有合作”。对此,乐通股份证券事务代表张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石墨烯具体情况不太清楚,一切以公告为准”,但《中国经营报》记者并未发现乐通股份有关于该项目具体进展的相关公告。

乐通股份背后的徐翔身影

在此次定增方案中,乐通股份实际控制人刘秋华拟认购2.15亿股,耗资19.3亿元,此次定增后,张彬贤、刘秋华夫妇对乐通股份股权的持股比例将从目前的13%上升至34.97%,超过刚上市时的持股比例(32%)。

值得注意的是,私募徐翔的母亲郑素贞也现身乐通股份的定增方案。郑素贞拟以16.6亿元认购上市公司1.85亿股,定增完成后,郑素贞将持有乐通股份26.83%的股权,一举成为乐通股份的第二大股东。

这已经不是徐翔第一次与乐通股份发生资本关联。早在乐通股份2012年的定增公告中,徐翔母亲郑素贞就曾出现。而徐翔除了通过其母亲公开现身乐通股份之外,还疑以一种更隐秘的方式参与其中。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深交所大宗交易信息显示,2013年2月19日和2月22日新疆智明通过光大证券佛山绿景路证券营业部分别卖出500万股,交易价格分别为21.62元/股和19.2元/股,这些股份被来自申银万国上海海宁路营业部和国泰君安上海打浦路营业部的两个买家全部接盘,上述两家营业部一直被市场解读为徐翔的常用席位席位。其中,申银万国上海海宁路营业部买方斥资8648万元,以21.62元/股的价格购入400万股,国泰君安上海打浦路营业部买方斥资11761万元,分别以21.62元/股购入100万股和19.2元/股的价格购入500万股。

蹊跷的是,申银万国上海海宁路营业部曾于2013年2月18日通过大宗交易以7.04%的折价率买入约8926万元的股份,这些股份却于2月19日几乎被悉数卖出,而在股价跌停后,申银万国上海海宁路营业部买方再以跌停价通过大宗交易从控股股东手中购入8648万元。

除了上述方式参与乐通股份资本运作,徐翔也是致使乐通股份股价大涨的“石墨烯”概念的关联方之一。乐通股份石墨烯项目的合作方为宁波墨西,宁波墨西由华丽家族(600503.SH)控股方南江集团投资,而徐翔与华丽家族及南江集团早有深度合作,早在2010年第四季度,徐翔执掌的泽熙瑞金1号开始入股华丽家族,当时持有后者263.68万股,位列十大流通股东第五位,后于2011年一季度退出。

此后不久,泽熙投资再次买入华丽家族。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大宗交易数据显示,华丽家族控股方南江集团从2012年~2013年间的数次减持行为中,泽熙投资常用交易席位“申银万国证券上海海宁路营业部”及“国泰君安证券上海打浦路营业部”都多次参与,在此期间,上述两家营业部累计购买华丽家族1.75亿股,涉及资金8亿元,后逐步卖出。此后徐翔旗下基金通过参与华丽家族定增成为后者第二大股东,至今9个月收益率近600%。

而徐翔在乐通股份上的操作手法与其在华丽家族上的获利方式极其类似。

本文来自中国经营网,本文观点不代表石墨烯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