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丽家族石墨烯项目披露悬疑

私募“一哥”徐翔再次在火爆的A股市场演绎资本神话。仅仅用9个月的时间,徐翔掌舵的上海泽熙增煦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泽熙投资”)便通过买入华丽家族(600503.SH)获得600%的收益。

私募“一哥”徐翔再次在火爆的A股市场演绎资本神话。仅仅用9个月的时间,徐翔掌舵的上海泽熙增煦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泽熙投资”)便通过买入华丽家族(600503.SH)获得600%的收益。

2014年9月,泽熙投资通过参与华丽家族定向增发,持有后者9000万股股份,同时成为华丽家族第二大股东。当时泽熙投资参与定增的价格为3.67元/股,共耗资3.3亿元,上述股份将于今年9月份解禁。

以华丽家族5月27日28.15元/股的收盘价计算,泽熙投资的持股市值已超过25亿元,收益率超过600%。

更重要的是,华丽家族的股票仍在上涨。不过如此彪悍的业绩在令同行侧目的同时也招致越来越多的质疑。

石墨烯项目存疑

华丽家族此番大涨主要源于5月6日其抛出的一份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当日停牌超过三个月的华丽家族复牌,并公告表示,拟募资近27亿元投向三大项目:石墨烯项目、智能机器人项目和临近空间飞行器项目。其中投向石墨烯项目的资金达11.5亿元,超过总募集资金的40%。

华丽家族大股东上海南江(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江集团”)及其全资子公司西藏南江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南江”)将以现金方式认购全部股票并锁定三年。其中南江集团认购1600万股,西藏南江认购4.6亿股。增发完成后,南江集团对华丽家族的持股比例将从目前的7.12%上升至28.39%。目前上述三个项目中仅石墨烯项目实现产品销售,后两个项目的部分报批项目还未完成办理。

目前,华丽家族的石墨烯项目主要依托宁波墨西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墨西”)和重庆墨希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墨希”)两个载体从事石墨烯的研发、 生产、销售和技术服务。

宁波墨西注册资金2.4亿元,位于宁波慈东滨海工业区,宁波墨西建设分为两期,其中一期年产300吨石墨烯微片生产线建设已于2013年底建成投产,二期建成后,石墨烯微片产能将达到1000吨;重庆墨希坐落于重庆市高新技术开发区,首期投资2.67亿元,目前已建成办公室、生产区、配套用房、休息区、质量检测区、石墨烯应用研发研究室、石墨烯薄膜研究室、仓库等,年产100万平方米的石墨烯薄膜生产线目前已投入生产。

华丽家族发布的宁波墨西和重庆墨希的资产评估说明书显示,宁波墨西去年实现营业收入31万元,重庆墨希去年营收为零。

虽然重庆墨希并未实现任何营收,但资产评估说明书显示目前重庆墨希触控面板已与华为、OPPO、四川长虹等智能终端厂商开展前期试用,与深圳嘉乐派、莱宝高科、新唐电、松录科技、美景光电等智能终端产业链上下游公司实现批量销售,其中预测莱宝高科2015~2017 年的需求量为30万平方米,并表示目前已实现批量供货。此外,资产评估说明书还显示,莱宝高科作为触控屏的龙头企业,与中科院重庆院(重庆墨希第二大股东方)开展了石墨烯触控屏的实质性合作,已经实现了石墨烯触控屏的关键技术突破,在石墨烯图案化技术上取得了突出的成果。

但莱宝高科董秘王行村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石墨烯相关技术还未成熟,还存在部分缺陷,公司目前在石墨烯领域并无实质合作项目”,这与上述表述存在较大出入,按照王行村的表述,华丽家族涉嫌存在虚假信息披露的可能。

除了重庆墨希,宁波墨西的经营状况也令人担忧,记者从宁波墨西实地了解到,宁波墨西目前多条生产线并未正常运营。记者从宁波墨西工作人员处了解到,宁波墨西的下班时间为下午5点,但记者从下午4点半~6点这一时间段发现出入该公司的人屈指可数,多数出入人员多来自厂区前方的办公楼,后面的厂房鲜有工人出入,这与旁边工厂的机器轰鸣声和下班时的人声鼎沸形成鲜明对比,宁波墨西旁边工厂的工作人员也向记者表示该公司好像没什么人,一直很冷清。

实际上,宁波墨西年产300吨的石墨烯生产线已于2013年12月底正式投产,但去年该公司仅实现营收31万元,按照披露的价格(1000元/kg)计算,宁波墨西去年仅销售了310kg的石墨烯产品。

对此,宁波墨西一在职员工告诉记者,“目前国内石墨烯大规模销售的基本没有,主要还是石墨烯应用产品。”

值得注意的是,宁波墨西董事长特别代表茆玉宝去年6月份在接受某媒体采访时表示“墨西科技计划在2015年春节前后建成二期生产线,届时产能将翻番,未来还将把产能扩充至1000吨/年以上”,但今年已至年中,记者在宁波墨西现场并未看到相关工程机械施工的场景。此外,宁波墨西资产评估说明书在测算宁波墨西未来六年年收入情况中提及的客户多数为宁波墨西的关联方。

对此,华丽家族表示:重庆墨希公司生产的是石墨烯薄膜产品,目前处于生产线建成,小批量供货,产品试商用阶段,大规模商用仍然需要点时间。宁波墨西已经具备了规模化生产条件和供应的能力,在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高分子复合材料、电子通讯、节能环保等应用领域,与重点客户签订了合作协议进行应用开发,供应的石墨烯试用品基本是不收费的。由于石墨烯是一种全新的材料,大规模应用需要改造该应用企业的生产线和生产工艺,重新定义产品标准、检测标准等,而且这个应用产品一旦导入石墨烯后还会影响到其下游产品的相关生产问题,这是一个很大的系统工程,周期较长。

华丽家族表示,随着石墨烯相关应用开发的推进,未来几年石墨烯一定会从试用开始走向规模化商用,万事开头难,一旦开始规模化商用后石墨烯产业的增速将非常快,公司对业绩的承诺是以三年为标准的,即三年累计业绩承诺,就是此原因。

“合作者”泽熙

作为当今私募“一哥”,徐翔早已名声在外。2003年《涨停板敢死队》一文,首次披露了银河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营业部存在“涨停板敢死队”的情况,风格彪悍的宁波敢死队自此进入公众视野,其中的1号人物便是徐翔。转作私募后,徐翔更是将这一风格发挥得淋漓尽致,这也给徐翔及其掌管的泽熙投资带来诸多非议。华丽家族在2008年借壳上市后就一直与泽熙合作不断。

2010年第四季度,徐翔执掌的泽熙瑞金1号开始入股华丽家族,当时持有后者263.68万股,位列十大流通股东第五位,后于2011年一季度退出。此后不久,泽熙投资再次买入华丽家族,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大宗交易数据显示,2012年3月开始,泽熙投资常用交易席位“申银万国证券上海海宁路营业部”及“国泰君安证券上海打浦路营业部”累计购买华丽家族1.75亿股,涉及资金8亿元,后逐步卖出。

去年9月份,泽熙投资通过定增一举成为华丽家族第二大股东,并实现超过600%的投资收益。令人关注的是,这已经不是泽熙投资第一次凭借石墨烯概念在资本市场实现丰厚收益。

据悉,泽熙投资上一次通过石墨烯概念在投资乐通股份(002319.SZ)上大赚。2013年1月25日,乐通股份发布公告称将与“宁波墨西”设立合资公司,研发石墨烯油墨、功能性涂层产品,计划总投资1亿元。

在此利好以及高送转的推动下,乐通股份一月之内最大涨幅超过200%。在此之后,泽熙不断地买进卖出,更让外界关注的是,泽熙投资在此之前便被质疑已经提前进入了乐通股份。

在乐通股份拟进入石墨烯领域之前,乐通股份曾于2012年9月3日发布了定向增发预案,拟以不低于8.39元/股发行6000万股,自然人郑素贞拟认购3100万股份,耗资约2.6亿元,巧合的是,泽熙投资的法定代表人,徐翔的母亲,也叫“郑素贞”。

不过乐通股份在发布将与“宁波墨西”设立合资公司的公告后,并没有实际与后者设立合资公司,在石墨烯领域也未见明显举措,宁波墨西首席科学家刘兆平曾公开表示,“乐通的事情是最让我烦恼的一件事情。他们只是耍了个手段,说要合作,但股价上去后实际上没有合作。”

如今在泽熙投资参与华丽家族的定增之后,宁波墨西再次登场助推股价,是一次巧合,还是概念炒作的故伎重演,还有待市场的检验。

本文来自中国经营网,本文观点不代表石墨烯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